網絡信息傳播保護條例十篇

時間:2024-02-27 17:57:40

網絡信息傳播保護條例

網絡信息傳播保護條例篇1

根據7月19日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簡稱CNNIC)的第18次互聯網報告,截止2006年6月30日,中國網民總人數為1.23億,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19.4%。報告首次公布手機上網人數為300萬人。

互聯網已成為人們獲取信息的重要途徑。隨著網絡技術的快速發展,通過信息網絡傳播權利人作品、表演、錄音錄像制品(以下統稱作品)的情況越來越普遍。如何調整權利人、網絡服務提供者和作品使用者之間的關系,已成為互聯網發展必須認真加以解決的問題。

《條例》是根據目前中國網絡環境的特點,總結我國保護信息網絡傳播權的實際經驗,借鑒國外適合中國國情的做法的基礎上制定的?!稐l例》的總體思路是與互聯網條約的規定相一致,有利于創新,發揮網絡傳播作品的潛能;有利于滿足人民群眾使用作品的要求,保持權利人、網絡服務提供者、作品使用者的利益平衡等。

《條例》所稱信息網絡傳播權,是指以有線或者無線方式向公眾提供作品、表演或者錄音錄像制品,使公眾可以在其個人選定的時間和地點獲得作品、表演或者錄音錄像制品的權利。

《條例》規定,除法律、行政法規另有規定的外,任何組織或者個人將他人的作品、表演、錄音錄像制品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提供,應當取得權利人許可,并支付報酬。

網絡信息傳播保護條例篇2

信息網絡傳播權應具備三個要件:公眾、自己選定的時間、自己選定的地點。這三要件應是充分條件,缺一不可。比如置于互聯網上的文字、圖片、音視頻、動畫等作品,網友可以隨時隨地依自己方便點擊收看該作品,那么,權利人行使的就是信息網絡傳播權。

信息網絡傳播權的特點

首先,行使該權利受《著作權法》規范。從立法背景看,在新《著作權法》中,我國是在發行權、展覽權、表演權、放映權和廣播權等傳播權之外,針對交互性網絡傳播的特點,在第10條的12款增加了“信息網絡傳播權”,也即信息網絡傳播權是著作權中的一種傳播權,權利人可以從該項傳播中獲得報酬,又是著作權中的一種財產權。因此,權利人在行使該項財產權時,其權利和義務除受信息網絡傳播權的專門法律法規、司法解釋來規范,還受《著作權法》規范。比如說法人作品超過其首次發表后第50年的12月31日,就進入公有領域,原權利人就不再享有信息網絡傳播權,這就是受著作權法保護作品的時間性的限制。

其次,其權利主體是著作權人及錄音錄像制作者、表演者。

錄音錄像制作者與表演者在學理上被界定為鄰接權人,也即信息網絡傳播權的權利主體不局限于著作權人,還包括錄音錄像制作者與表演者兩個鄰接權人。新《著作權》法第37條第6款,第41條,第10條第12款,《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第1條對此都有明確規定。這里需要注意的是,在信息網絡傳播權的設置上,電視臺和廣播電臺沒有被納入到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主體中來。筆者認為,沒有給予廣播電臺、電視臺以信息網絡傳播權,這并不損害其應有的權利,廣播電臺、電視臺播放其制作的他權利人的文學藝術作品時,如被他人在網上公開傳播,可以鄰接權人的身份主張權利。

第三,該權利是絕對權,同時又受法定許可和合理使用的權利限制。

絕對權,在法理上又叫對世權,即絕對權的主體一般不必通過義務人的作為就可實現自己的權利,任何人均負有不妨害權利人實現其權利的義務,其義務人是不特定的任何人。信息網絡傳播權是典型的絕對權,即它是著作權人及兩個鄰接權人的專有權利,是排他性的權利。除法律規定的特殊情況外,他人不經授權許可,不得擅自將著作權人及鄰接權人的作品在網絡上傳輸和傳播,否則構成侵權行為。

基于信息網絡傳播權是絕對權,具有一定壟斷性的特點,為實現在保護作者權利、激勵創作的基礎上,鼓勵傳播、促進公眾對社會智力成果的掌握以推動整個社會的文明進步,必須在保護創造者個人私益基礎上尋求個人與社會公益的平衡,對該權利的行使進行一定的限制。我國《著作權法》和《信息網絡傳播權條例》都規定有合理使用和法定許可條款,對信息網絡傳播權的行使進行了一定的限制。

合理使用是指,依法律規定的條件,使用人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不向其支付報酬使用著作權人的作品,比如我國法律規定合理使用的情形有:個人學習使用、介紹評論中引用、時事報道中引用、教學目的、執行公務等情形。

法定許可是指,依照法律規定的條件,使用人可以在未經著作權人許可情況下使用著作權人的作品,但必須向著作權人支付報酬。

信息網絡傳播權的特殊保護

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作品的復制方式和傳播方式變得更為簡便、快捷、廉價,著作權人的信息網絡傳播權在網絡環境下也很容易遭到侵害。為保護權利人的合法權益,激勵其創作與傳播作品的積極性,2006年7月1日,我國頒布實施了《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對信息網絡傳播權進行了特殊的保護。

第一,權利保護的多種措施?!稐l例》主要從以下方面規定了保護措施:(一)保護信息網絡傳播權?!稐l例》第2條明確規定,保護除法律、行政法規另有規定的外,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提供權利人作品,應當取得權利人許可,并支付報酬。(二)保護權利人為保護信息網絡傳播權采取的技術措施(見《條例》第4條)。(三)保護用來說明作品權利歸屬或者使用條件的權利管理電子信息(見《條例》第5條)。(四)建立處理侵權糾紛的“通知與刪除”簡便程序(見《條例第14至17條》。并對違反上述保護措施,分別規定了處罰措施(見18、19、23、24、25條)。

第二、網絡自由轉載權的剝奪。已經發表的作品通??梢宰杂赊D載,這本是信息傳播行業中的習慣作法。著作權法第三十二條規定,作品刊登后,除著作權人聲明不得轉載、摘編的外,其他報刊可以轉載或者作為文摘、資料刊登,但應當按照規定向著作權人支付報酬。網絡傳播這一新生事物在它突然出現并迅速膨脹的初期,同樣延用了這一習慣,并且曾經得到了法律的明文許可:2000年11月22日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計算機網絡著作權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規定:已在報刊上刊登或者網絡上傳播的作品,除著作權人聲明或者上載該作品的網絡服務提供者受著作權人的委托聲明不得轉載、摘編的以外,網站予以轉載、摘編并按有關規定支付報酬、注明出處的,不構成侵權。

但是,隨著網絡對著作權沖擊效果的逐步顯現和侵權危害的日益泛濫,網絡傳播的特殊性逐漸為社會所認識:其特殊性包括受眾巨大因而傳播效果極強;網絡信息量巨大因而作品報酬低廉;上傳操作極其簡單且成本極低因而容易被多點傳播;網絡站點數量極其巨大因而權利人極難事后追索報酬;傳播速度極快因而大大降低權利人從傳統傳播方式獲取收益的可能性?;谝陨显?,為了可能更有效地保護著作權人權利,對網絡媒體特殊對待,將其區別于傳統媒體,剝奪其自由轉載權,就成為合理和必要的社會規則。

網絡信息傳播保護條例篇3

為應對這一問題,我國于2001年10月27日由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四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下稱《著作權法》)修正案中,對網絡環境下的著作權以及與著作權有關權利的保護作出了新的規定,將“信息網絡傳播權”作為著作權、表演者以及錄音錄像制作者一個新的權利種類正式增入法律之中,在其第十條規定著作權人對其作品享有信息網絡傳播權,第三十七條、第四十一條分別規定表演者、錄音錄像制作者對其表演、錄音錄像制品享有向公眾傳播并獲得報酬的權利。

而在修訂《著作權法》的過程中,一方面,考慮到數字和網絡技術還在迅速發展中,一些情況不是特別明朗,需要進一步積累、總結經驗;另一方面,考慮到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涉及權利人、使用者和公眾三方面的關系,情況比較復雜,不宜在法律中具體規定。因此,《著作權法》第五十八條規定:“計算機軟件、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保護辦法由國務院另行規定?!?006年7月1日,《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下稱《條例》)開始施行。

由此可見,《條例》的出臺是制定機關在《著作權法》頒布近5年時間后,對迅速發展中的數字和網絡技術有了相對成熟和明確的認識,積累和總結了相對豐富的經驗,相對平衡地考慮到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涉及的權利人、使用者和公眾三方面的關系的產物。

《條例》顯然在多個方面做出了比其出臺前已經存在的司法解釋或行政規章更為周全或明確的規定。但是,如果從一部行政法規,尤其是一部已經醞釀多年的行政法規所應當達到的立法技術、規范范圍、具體制度水平的角度來思考,同時考慮到《著作權法》第五十八條“計算機軟件、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保護辦法由國務院另行規定”這一授權性規范已經賦予了《條例》與《著作權法》這一法律同等的地位,《條例》更應在各方面考慮周全、講究技術細節。筆者從《條例》制定的宗旨及其地位出發,對《條例》既分析其合理性,又發掘其可待改善的方面,希望對將來國家有關信息網絡傳播權的立法具有一定程度的參考作用。

《條例》的合理性

充分體現《著作權法》的立法宗旨和基本原則。依據《條例》第一條,其宗旨是保護著作權人、表演者、錄音錄像制作者(以下統稱權利人)的信息網絡傳播權,鼓勵有益于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物質文明建設的作品的創作和傳播?!吨鳈喾ā返谝粭l規定:“為保護文學、藝術和科學作品作者的著作權,以及與著作權有關的權益,鼓勵有益于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物質文明建設的作品的創作和傳播,促進社會主義文化和科學事業的發展與繁榮,根據憲法制定本法?!睆臈l文規定看,保護信息網絡傳播權的目的在于通過保護鼓勵權利人創作更多優秀作品,促進作品的傳播和使用,進而促進社會文化和科學事業的發展與繁榮這一社會公共利益,其立法宗旨、原則與《著作權法》一致。

《著作權法》第五十八條規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的具體辦法由國務院另行制定,依此,《條例》的規定應當與《著作權法》中有關著作權的其他多項權利的規定在效力上是并列關系。但在基本原則上,和《著作權法》中有關著作權的其他多項權利的規定一樣,《條例》不能違背《著作權法》規定的基本原則。不過,是否完整體現或充分貫徹《著作權法》,應從《條例》的具體規定入手進行分析。另外,即使是《著作權法》中的規則,如有不能完全體現或充分貫徹《著作權法》本身的宗旨和基本原則之處,《條例》亦可進行補充。

準確轉化國際條約。1996年12月20日,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在日內瓦召開外交會議,通過了針對新的技術條件下(無線或有線的信息傳播)著作權以及與著作權有關權利保護的《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版權條約》(下稱WCT)和《世界知識產權組織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下稱WPPT)。

2006年12月29日,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五次會議審議并做出加入WCT和WPPT的決定。2007年6月9日上述兩個條約在我國正式生效。WCT第 22 條規定該締約國不得對任何條約條款進行保留,WPPT第 22 條規定,除第15條第(3)款的規定外,不允許對本條約有任何保留。因此,除上述極個別情形下,我國應當執行兩個條約的內容。

我國的《專利權法》、《商標權法》以及《著作權法》均提及了對我國所參加國際條約成員國的法人或自然人知識產權的保護,這種規定是將有關國際條約內容轉化為國內法的規定。就信息網絡傳播權而言,從《著作權法》的規定看,信息網絡傳播權的提出本身,就是對上述條約的應對?!稐l例》的具體規則亦應符合上述條約規定的內容。

不足之處

未能完善司法解釋的不足。2000年11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出臺了自2000年12月2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計算機網絡著作權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03年12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做出了自2004年1月7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修改〈審理涉及計算機網絡著作權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決定》?!稐l例》的制定在當時應當綜合總結上述司法解釋優劣,在具體權利保護的實體規范方面體現并且盡可能多地超越規定。但從《條例》的內容看,司法解釋未能明確的問題,并未全部得到解決。

文本的技術性、條理性有待加強  一方面,《條例》的內容屬于從《著作權法》單抽出“信息網絡傳播權”這一著作權的權利種類而進行全面規定,其規定的內容應類似于從《著作權法》剔除能直接適用《著作權法》原文條款的內容、對難以簡單適用《著作權法》原文條款的內容進行特別規定的結果。從便于理解、邏輯清晰的角度看,《條例》應大致遵循假定剔除了可直接適用于信息網絡傳播權的《著作權法》原文條款的內容后的《著作權法》的體例、章節,甚至條款的次序。另一方面,作為授權立法,《條例》完全可以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第五十四條所規定的“法律根據內容需要,可以分編、章、節、條、款、項、目”的規定安排其體例;另一方面,考慮到網絡服務提供者在與信息網絡傳播權有關的法律關系中的特殊角色,有關網絡服務提供者的權利義務可專辟章節進行規定。

網絡信息傳播保護條例篇4

科技的發展給法律帶來了無盡的挑戰,技術始終是促進版權制度發展的催化劑,數字技術為作品復制和傳播帶來的進步性,就如同四大發明的印刷術相比手工抄寫一樣的深刻和明顯。 是數字網絡技術的進步性給著作權法帶來了全面而深刻的沖擊,信息網絡傳播權由此而得以產生。

回顧著作權法發展歷史,自英國1710年的安娜法案始,著作權法歷經印刷技術、廣播電視技術和數字技術的三次重大飛躍。 數字技術是通訊技術、微電子技術和計算機技術的總稱,迄今為止,經過三個發展階段。七十年代中期,個人計算機發展起來,進入數字技術的第一階段。著作權領域最先討論的問題是,個人計算機上的目標程序是不是著作權保護的客體,以及操作系統、用戶界面、數據庫、反向工程、電子游戲的著作權保護問題。八十年代中期,多媒體技術和數據庫得到發展,進入數字技術的第二階段,多媒體產品和數據庫是不是著作權意義上的作品開始成為著作權界討論的熱門話題。這時多媒體技術尚未與網絡技術結合。九十年代以后,多媒體技術與計算機網絡技術結合,數字技術發展開始進入第三個階段。數字通訊網絡的成功不僅僅取決于技術硬件設施,而且取決于作品及其相關信息等組成的通信內容, 即數字化的文字作品和音樂作品、電影作品、軟件、多媒體、數據庫,等等,可以通訊內容的網絡就如同沒有靈魂的軀殼。數字技術在網絡上的應用,使得通過計算機網絡能把作品訊捷、方便、廉價、容量驚人而且質量幾乎完美地從一個地方送到另一個地方??梢允构娭械某蓡T在個人選擇的地點和時間獲得作品。在交互性傳輸中,信息傳輸的范圍、程度及信息的使用方式是由信息的發送者和接收者雙方共同決定。這給網絡傳播中的著作權保護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版權制度與技術發展之間存在微妙的互動關系,每當有一次技術突破的時候,版權制度總是要或遲或早地作出反應。 縱觀著作權法的歷史沿革,,著作權法始終處于對科學技術的挑戰予以應戰的過程中。如何規范作品在互聯網上的傳播行為,保護著作權人的權利,而不致使因特網成為盜匪橫行的“盜版天堂”,成為了世界知識產權領域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信息網絡傳播權問題由此而產生。

早在1994年12月28日,美國發生US vs LaMacchia ——案,一名大學生在互聯網絡上提供秘密的電子公告牌地址,未經版權人許可,將已出版的、享有版權的商用計算機程序的復制件提供給網絡上的用戶。1995年在瑞典也發生了類似的案例。幾個學生從ADOBE和兒個其他的出版商那里將為數眾多的享有版權的計算機程序下載,送到斯德哥爾摩的皇家技術學院的互聯網絡服務器上,以供互聯網絡上全世界范圍的用戶卸載和復制。這種在計算機網絡上通過數字傳輸提供作品的復制件的行為,在現行的各國版權法和國際版權公約中,顯然都沒有現成的直接規范的依據。對此,目前版權研究界主要有兩派意見:其一,將傳統的版權領域中的若十概念(主要是復制、發行、出租、公眾傳播)擴展以對該行為進行規范,該行為或是復制,或是發行,或是出租,或是公眾傳播;其二,設立數字傳輸權來進行規范。第一種意見主張把數字傳輸的版權意義融入傳統的版權制度體系之中,第二種意見主張依據新的數字傳輸技術而設置專門的權利, 即信息網絡傳播權。

一、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版權條約》及《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設立信息網絡傳播權世界知識產權組織最終否定了國際社會幾種通過試圖通過原有權利的擴張解決對網絡傳播進行規范的嘗試。1996年12月2日至20日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在瑞士召開了“關于著作權及鄰接權問題的外交會議”(經下簡稱“外交會議”),通過了兩個被稱為“因特網條約”的國際條約,即《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版權條約》(WIPO Copyright Treaty,縮寫為《WCT》,以下簡稱《版權條約》)和《世界知識產權組織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WIPO Performance and phonograms Treaty,縮寫為《WPPT》,以下簡稱《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

信息網絡傳播權當屬于傳播權的內容之一。傳播權作為一項獨立的專有權,是首先由歐盟提出的。這項提議最終被接受,并寫入兩個條約中。不過,就作品所享有的傳播權與表演及唱片所享有的傳播權,在兩個條約中是不相同的。作品傳播權體現在《版權條約》第8條中。表演傳播權體現在《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第10條、第15條中;唱片傳播權體現在后一條第14條與第15條中。 以下具體分析。

(一)《版權條約》中對信息網絡傳播權的規定《版權條約》第8 條可謂開一代風氣之先,為作者創設了一項控制作品在互聯網上傳播的重要權利,即作者的信息網絡傳播權。該條規定為,在不損害《伯爾尼公約》賦予作者的各項傳播權的前提下,文學和藝術作品的作者應當享有以有線或者無線的方式授權將其作品向公眾傳播的專有權,包括以公眾中的成員個人選擇地點和時間的方式,使公眾獲得的專有權。 《版權條約》第8條是對《伯爾尼公約》確立的傳播權保護體系的發展和完善。該條先是讓人眼花繚亂地列舉了《伯爾尼公約》的5個條文,涉及6項內容,它們都是伯爾尼公約中有關作者各項公開傳播權的規定,《伯爾尼公約》中有關權利人的各項傳播權的規定是隨著傳播技術的發展逐步出現的。由于針對不同種類的作品,不同的傳播方式,適用不同的權利,這使得《伯爾尼公約》中的傳播權之間存在著一些縫隙, 無法完全覆蓋網絡傳播這一新的傳播方式?!栋鏅喙s》第8條彌補了《伯爾尼公約》不同權利之間的縫隙。 該條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在不影響伯爾尼公約現在的各種傳播權的前提下,將向公眾傳播的專有權擴展到所有作品種類,成為所有文學藝術作品作者的權利;第二部分明確指出,向公眾傳播包括在“公眾中的成員”個人選擇的時間和地點所作的傳播,從而澄清了交互性的按需傳輸行為在該范圍之內。

這條規定將《伯爾尼公約》中的向公眾傳播這個概念擴展到網絡環境中,在《版權條約》中,這一項新權利名稱雖然被定為“公眾傳播權”,但這項權利不僅僅指網絡傳播的權利,也包括其他傳統的公眾傳播的權利。該條規定的“公眾傳播權”將作者的權利,實際上包含了信息網絡傳播權這一新權利,集中體現在“包括以公眾中的成員個人選擇地點和時間的方式,使公眾獲得的專有權”,雖然因技術中立性原則,這一表述沒有直接的包括“網絡”等概念,但這一表述正是對網絡傳輸交互性的典型的概括,這一表述而產生的新權利,即作者互聯網上傳播作品的權利,也就是信息網絡傳播權。

(二)《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中的規定與上述《版權條約》同日通過的《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確立了表演者和錄音制品制作者這兩個鄰接權人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第10條規定:“表演者應享有專有權,以授權通過有線或者無線的方式向公眾提供其以錄音制品錄制的表演,使該表演可以公眾中的成員在其個人選定的地點和時間獲得”,第14條規定:“錄音制品制作者應享有專有權,以授權通過有線或無線的方式向公眾提供其錄音制品,使該錄音制品可為公眾中的成員在其個人選定的地點和時間獲得?!钡?5條規定:“對于將為商業目的發行的錄音制品直接或間接地用于廣播或者用于對公眾的任何傳播,表演者和錄音制品制作者應享有獲得一次性合理報酬的權利”。

(三)信息網絡傳播權與傳統的向公眾傳播權的關系《版權條約》繼續沿用了《伯爾尼公約》的“向公眾傳播”這個概念并,將這個概念進一步擴大到網絡環境下的作品使用,《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中使用的是“提供已錄制表演的權利”和“提供錄音制品的權利”?!栋鏅鄺l約》中向公眾傳播權不僅僅指網絡指網絡傳播的權利,還應該包括其他傳統的向公眾傳播的權利,這在該條約的第8條中規定得很清楚,這條一方面規定了信息網絡傳播權明確的含義,另一方面也說明了信息網絡傳播權與傳統的向公眾傳播權的關系,即他們都包含在大的傳播權之中,但新的權利與傳統權利并不交叉,也不得影響傳統權利的實施,根據保國實施或者即將實施這兩個條約的情況來看,各國依據各自的立法體系,將新權利做了不同的處理。

二、發達國家對信息網絡傳播權的立法模式盡管《版權條約》第8條,《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第10條和第14條分別賦予了作者、表演者、錄音制品制作者信息網絡傳播權,但只是作出了一個極為概括的規定,賦予權利人一種廣義的包容各類傳播的傳播權,并沒有為信息網絡傳播權提供具體而明確的權利內容和保護方式,信息網絡傳播權的具體權利內容和保護方式必須由成員國的國內版權法加以解決。各國可以根據自身的情況,選擇適用自己的權利、結合已有的多種權利,或者創設新的權利來實現對廣義傳播權的保護。

世界各國根據各自不同的立法體系,也選擇了不同的方式對這兩個條約中的新權利進行了處理,以美國、日本、歐盟為例,它們分別采取了不同的立法模式,對信息網絡傳播權的具體權利內容和保護方式進行了規范,也就是說各國采取了不同的立法技術對。

(一)以美國為例1995年9月的《白皮書》建議大大擴張發行權的范圍,使作者得以控制在交互性電子網絡上向公眾提供作品和相關權利客體這一行為。為實施《版權條約》和《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美國于1998年10月28日通過了《數字時代版權法》(The 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允許美國加入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兩個新的版權與相鄰權條約,但《數字時代版權法》中并沒有采取原來《白皮書》所建議的“發行權”方案,而是以公開表演權和公開展示權涵蓋了網絡傳輸。因為,在美國,相當于傳播權的是公開表演權和公開展示權,它們的范圍是相當廣泛的,不僅包括直接的通常意義上的表演和展示,而且包括借助任何裝置和過程實現的表演和展示 .美國認為,只要將其法律中已有的發行權和向公眾傳播的權利(公開表演權、公開展示權等)結合起來,就足以覆蓋各類傳播行為。最終,美國沒有創設新的權利,而是通過法院判例,解釋和澄清了權利人傳播權的范圍, 即以公開表演權和公開展示權涵蓋了信息網絡傳播權。有必要解釋一下美國的表演權,它至少包括兩方面的內容。一是通過演唱、演奏等方式表演作品的“現場表演”。一是通過錄音機、錄像機等設備表演音像制品的“機械表演”。大多數國家的版權法中,包括《伯爾尼公約》中,“表演權”既具有現場表演的含義,又具有機械表演的含義。

(二)以歐盟和日本為例它們的立法模式是在不改變現有版權權利配置的前提下,賦予版權人控制作品網絡傳播的新權利。

日本在世界知識產權組織通過“因特網條約”不足半年,即由國會于1997年6月10日通過《著作權法修正案》,其主要修正內容是:1)增加表演者和錄音制作者享有對公眾提供其表演或錄音的權利;2)將著作權人對公眾傳輸作品的權利擴大到對公眾提供其作品的范圍,3)重新定義以有線或無線方式對公眾傳輸的相關行為。

在日本《著作權法修正案》中,第二條第七款第二項規定:“公開傳輸指有線或無線電訊傳播而其目的系供公眾直接接收之傳輸者(不包括同一建物內電腦程式之傳輸以外之有線電訊傳輸)?!钡诰趴畹谒捻椧幎ǎ骸盎邮絺鬏斨敢蓝鄶抵畟€別公眾之需求所自動完成之”公開傳輸“(不包括廣播或有線放送者)。而 ”廣播“指”以無線電訊傳播方式所為之“公開傳輸”而其目的系供公眾同時接收相同內容之傳輸者“,”有線放送“指”以有線電訊傳播方式所為之“公開傳輸”而其目的系供公眾同時接收相同內容之傳輸者“。這四款規定明確了日本著作權法中關于”向公眾傳播權“的定義。

1996年9月歐盟執委會頒布了信息社會著作權及相關權《綠皮書》,重申在計算機存儲中的短暫行為同樣構成復制。1997年12月歐盟執委會針對信息社會的著作權問題,為制定共同體內適用的標準,履行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版權條約》的新規則,在其《信息社會版權指令》中創設了一種廣義的傳播權,即以有線或者無線的方式向公眾傳播作品的專有權,包括廣播權以及使公眾中的成員在自己選擇的時間和地點獲得作品的權利?!缎畔⑸鐣鏅嘀噶睢返那把圆糠謱iT說明,使公眾中的成員在自己選擇的時間和地點獲得作品就是交互性按需傳輸。 該法案確認了復制權,公開傳播權、 第3條第1款規定“成員國應當提供作者專有權來許可或禁止任何以有線或無線方式將其作品原件或復制件傳輸給公眾的行為,包括以這種方式將其作品提供給公眾,使公眾中的成員在某個選定的地點和時間獲得作品”。 第2款規定“成員國”應當提供專有權許可或禁止通過有線或無線方式提供給公眾,使公眾中的成員在其個人選定的時間和地點獲得:(1)對表演者是其表演的固定:(2)對錄音制品制作者是其錄音制品:(3)對電影的首次固定的制作者是其電影的最初固定件和復制件:(4)對廣播組織是其廣播的固定,不論廣播是有線電還是無線電,包括通過電纜或衛星。

三、我國關于信息網絡傳播權的立法

(一)我國《著作權法》的規定2001年10月27日,第9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24次會議通過了《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的決定》,修訂了《著作權法》。這次《著作權法》(以下稱新著作權法)的修改是為了應我國加入WTO后對著作權的保護,適應新形勢下尤其是計算機網絡環境下著作權保護的迫切需要而進行的。在新著作權法中,我國是在發行權、展覽權、表演權、放映權和廣播權等傳播權之外,主要針對交互性網絡傳播的特點,在第10條的12款增加了“信息網絡傳播權”。我國尚沒有加入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制定的《版權條約》和《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然我國信息網絡傳播權的確立借鑒了這兩個公約中有關的立法形式,并采用“新增式”保護方法,該權利的確立是我國《著作權法》進入網絡時代的標志, 對于當今計算機互聯時代著作權(版權)的保護與發展具有重要意義。但我國著作權法對信息網絡傳播權僅此幾條規定,其規定內容本身也存在爭議,加上也沒有相應的司法解釋,存在許多可探討之處。

(二)關于我國信息網絡傳播權的權利主體的探討根據新著作權法第10條第12款規定,信息網絡傳播權是指“著作權人以有線或無線方式向公眾提供作品,使公眾可以在其個人選定的時間和地點獲得作品的權利”。新著作權法特別強調了表演者和錄音錄象制作者等鄰接權人的網絡信息傳播權,第37條第6款規定,表演者對其表演享有許可他人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其表演獲得報酬的權利;第41條規定,錄音錄像制作者對其制作的音像作品享有許可他人復制、發行、出租、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并獲得報酬的權利。由上述規定可以看出,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主體是享有該項權利的作者和表演者、錄音錄象制作者兩個鄰接權人。在信息網絡傳播權的設置上,廣播電臺和電視臺沒有納入到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主體中來。有學者認為應當給予廣播電臺、電視臺信息網絡傳播權。 筆者認為,沒有給予廣播電臺、電視臺以信息網絡傳播權,這并不損害其原有的權利,廣播電臺、電視臺播放的其他權利人的文學藝術作品時,如被他人在網上公開傳播,可以由該文學藝術作品的權利人主張信息網絡傳播權,而廣播電臺、電視臺的作品往往社會信息性更強,不賦予信息網絡傳播權,能夠使社會公眾更好的利用。這正是著作權法利益衡平的體現。

(三)關于我國信息網絡傳播權的內容的探討現行立法缺乏對信息網絡傳播權內容進行較為具體的規定。我們認為,信息網絡傳播權的內容主要是指權利享有人在法律或合同約定的范圍內以計算機網絡傳播方式向公眾傳播或許可(授權)他人向公眾傳播信息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有另于廣播、電視上的播放權,是對作者在互聯網上權利的專門描述,應當指作者及表演者、錄音錄象制品制作者在互聯網上自行傳播作品和授權他人傳播作品,禁止他人未經許可而傳播其作品,應當包括禁止他人:(1)未經許可對從互聯網上得到的作品,違法轉載,或使他人違法轉載,例如復制他人作品,刊登到自己的網站,或向其他網站投稿。(2)未經許可對從互聯網上得到的作品進行傳播。(3)未經許可對從互聯網下得到的作品,上載到互聯網。

(四)關于我國信息網絡傳播權的特點的探討從信息網絡傳播權的內容及權能來看,主要有四個特點。

一是權利行使方式的特定性。 信息網絡傳播是指將文學、藝術作品及計算機程序、具有著作權的信息資料等數字化后通過網絡(包括局域網)向公眾傳播,使公眾可以在選擇的時間、地點和范圍接觸上述作品信息。因此,信息網絡傳播權行使離不開計算機網絡,而且傳播過程中的復制、發行、瀏覽、存儲等環節都與網絡息息相關。

二是權利主體的專有性。信息網絡傳播是著作權人及其鄰接權人的專有權利,是排他性的權利。除法律規定的合理使用、法定許可等情況外,他人不經授權許可,不得擅自將著作權人及鄰接權人的作品在網絡上傳輸和傳播,否則構成侵權行為。

網絡信息傳播保護條例篇5

關鍵詞:文獻資源 共建共享 著作權 合理利用

中圖分類號:G203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7-3973 (2010) 03-177-02

文獻資源共建共享是將一定范圍的圖書館,按互利互惠、互補余缺的原則進行分工協調,納入一個有組織的體系中,共同編制聯合目錄,進行合作編目,開展館際互借,建立館際資源中心,發展合作藏書,建立共享網絡,使體系中所有文獻資源供有關用戶共同分享與利用的一種方式。它建立在文獻資源開放、擴大流通的基礎之上,要求文獻資源無償或低成本使用,限制信息知識的專有,反對信息知識的壟斷,代表的是廣大社會公眾的利益,也是加快信息知識的傳播,增強文獻資源的開發利用能力,提高我國相對落后的信息化水平的必由之路。

1文獻資源共建共享建設必然要涉及到著作權問題

在文獻資源共建共享過程中,資源建設的一種重要形式是將文獻作品以掃描、錄入等方式進行數字化轉換。從數字化的特征來看,它是將作品在機讀載體上進行再生,雖然載體形式發生了變化,但作品內容的組織形式沒有發生變化,因而具有明顯的復制特征,這必將涉及到眾多擁有著作權、以多種載體形式發行的文獻,這些都可能造成對著作權的侵犯。

文獻資源數字化的最終目的是將數字化后的文獻信息通過互聯網進行傳播、擴散,以達到文獻信息資源全方位地共享。全國人大常委會于2001年10月27日審議通過了《著作權法》修正案,信息網絡傳播權概念正式納入了修改后的著作權法中,使著作權人的專有權延伸到了網絡空間。即使是為了公眾利益不以營利為目的的文獻信息共享,因為侵犯了權利人的合法權益,同樣是違法行為,文獻資源共享不能成為侵犯著作權權的抗辯理由。

著作權是法律賦予信息、知識創造者和投資者對其智力成果獲得壟斷利潤的專有權利。雖然著作權制度的最終目的是促進信息、知識的廣泛傳播與交流,但這一目的是通過運用法律規范信息、知識的傳播與交流中的行為,以保護信息、知識生產者和投資者的合法權益來實現的,直接體現為對讀者分享和利用權利人的勞動成果的某些制約,因此著作權制度在保護權利人利益的同時,也限制了信息、知識的自由傳播與使用,也在一定程度上束縛著文獻資源共建共享的建設。國家版權局1999年發的45號《關于制作數字化制品的著作權規定》中第二條將作品數字化規定為復制行為,《著作權法修正案》也十分明確地將作品數字化界定為復制權,并將信息網絡傳播權概念正式納入了修改后的著作權法中, 2006年7月1 日正式施行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以下簡稱《條例》)中,更是把圖書館可以數字化資源的范圍以及進行網絡傳播范圍進行了進一步的限定。

然而,著作權制度作為公共選擇的制度安排,必然要對相互沖突的權利主體與社會公眾的利益進行協調,以達到維持私人利益與公共利益之間的均衡公正目標。例如我國的著作權法,在強調要保護作者作品的獨占性權利的同時,又對這種獨占權利給予一定的時間期限,并通過“合理使用”、“法定許可使用”等條款對權利人的獨占性權利加以限制。

2 對著作權中合理利用有關規定的分析

合理利用原則一直是著作權法理論的精髓之一,也是著作權法為平衡各方面利益而采用的一種權利約束機制,因為著作權法的真正功用不僅僅在于保護著作權人的作品免遭非法利用,還在于保護它們的合理使用。

《著作權法》第22條規定了十二種情形下使用作品時,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不向其支付報酬的合理使用情形。2002年出臺的《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21條對《著作權法》所規定的合理使用又作了進一步的細化規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的第六條和第七條總共規定了九種合理使用的情形。將《條例》中所規定的合理使用與《著作權法》的規定進行比較可以看出,我國在網絡傳播權合理使用范圍上實際上有所縮小,《條例》將“個人學習、研究或者欣賞”、“免費表演”以及“藝術品的臨摹”三項權利排除在網絡傳播權之外。

(1) 《條例》第六條第(三)項將“為學校課堂教學或者科學研究,向少數教學、科研人員提供少量已經發表的作品”作為合理使用,這是在網絡環境下對《著作權法》第二十二條第(六)項“為學校課堂教學或者科學研究,翻譯或者少量復制已發表的作品,供教學或者科研人員使用,但不得出版發行”的延續,但同時又用“少數”和“少量”對其作了必要的限制,即每個作品都只能向少數教學、科研人員提供。每個教學、科研人員都只能使用少數作品,使該合理使用規定不對權利人的利益造成較大損害。

(2)《條例》第七條規定了圖書館的合理利用,“圖書館、檔案館、紀念館、博物館、美術館等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通過信息網絡向本館館舍內服務對象提供本館收藏的合法出版的數字作品……不向其支付報酬,但不得直接或者間接獲得經濟利益。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钡荒芡ㄟ^信息網絡向本館館舍內服務對象,提供本館收藏的合法出版的數字作品,且不得有營利性質。

(3)《條例》第七條同時規定圖書館可以對館藏作品“以數字化形式復制”,但館藏數字化也只限于保存版本的需要,并且該館藏“應當是已經損毀或者瀕臨損毀、丟失或者失竊,或者其存儲格式已經過時,并且在市場上無法購買或者只能以明顯高于標定的價格購買的作品?!眻D書館合理數字化作品的范圍僅限于本館藏的作品,若將他館收藏的作品數字化便是侵權;數字化的目的僅限于陳列或保存版本,上網傳播就被視為侵權。圖書館最基本的讀者閱覽服務在向網絡空間延伸時遇到了。而且,在沒有授權并支付報酬的情況下,圖書館之間進行的網絡信息資源共享和館際互借也屬于違反《條例》的侵權行為。

3充分利用合理使用的權利豁免,加快文獻資源共建共享建設

權利的享有必然伴隨著義務的承擔,一方面,著作權作為信息、知識創造者的權利理所當然應當受到法律的充分保護;另一方面,隨著科技的發展和社會的進步,公眾對于數字化信息的獲取影響到整個民族和社會的發展進步,從而立法需要賦予公眾合理使用的例外性權利。在文獻資源共建共享建設中,要充分利用好著作權法律法規所賦予的權利豁免,以加快文獻資源共建共享建設步伐。

3.1 充分利用合理使用的權利豁免

雖然在網絡環境下,圖書館的合理使用范圍相對縮小,但圖書館在《著作權法》特別是《條例》規定的條件下,為保存需要,將其收藏的作品進行數字化,并在館舍范圍內展示作品的數字化復制件,應該是被認定為合理使用的。圖書館還可以合理使用《條例》中規定的避風港原則,充分利用圖書館網頁這個平臺,為讀者提供信息網絡服務?!稐l例》中規定的避風港原則,就是指自動提供上載、存儲、鏈接或搜索服務,且對存儲或傳輸的內容不進行任何編輯、修改或選擇的服務者,并沒有義務審查上載、存儲、鏈接或搜素的內容是否侵犯他人版權,而僅承擔在接到權利人通知后移出相關內容的義務。圖書館在進行文獻資源共建共享建設和服務時,在盡到應盡的合理注意義務后,若作者發現侵權行為后通知圖書館,圖書館立刻撤除相關內容和鏈接,就不應承擔侵權責任。畢竟公益性圖書館不是盈利機構,沒有因為這些資源而獲得任何利潤 。

3.2充分利用社會公有信息

使用公有信息是最安全的,既不會引起法律糾紛也無需考慮費用問題。社會公有信息是指進入社會公有領域、不受著作權保護、任何人都可以無償使用的信息,包括不適用于著作權保護的作品,如法律法規,國有機關的決議、決定、命令和其它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質的文件,時事新聞,通用表格等;已過了版權保護期的作品;超出地域制約的作品;作者本人聲明放棄版權或愿無償奉獻于社會供他人使用的作品。

3.3實行授權要約體制

按照著作權法及有關法律法規,圖書館若將館藏作品進行共建共享建設,即將收藏文獻進行數字化并在共享系統內進行網絡傳播,必須事先向著作權人取得授權。但在現實中,圖書館取得海量作品的海量授權是一件難以操作的事情。我國目前大部分圖書館還處于提供檢索服務階段,提供的內容服務較少,原因就是不能容易地獲得作者的授權,因此必須盡快完善著作權管理制度??紤]到圖書館合理使用的作品數量巨大,不可能采用一對一洽談的方式取得合理使用權,故授權要約模式是可供考慮的較好模式。授權要約模式就是權利人在所出版的圖書中自行發表版權聲明,只要任何個人或機構愿意接受聲明中所規定的授權條件,即可自動達成與權利人的合同關系,任何組織或個人只要按照約定的方法合法使用該作品并按照約定的方式付費即可。這種一對多的版權要約聲明,可以避免傳統版權交易下時間和交易成本的不經濟性,方便版權使用者獲得版權授權并支付報酬。

4結語

費孝通教授曾預言:“圖書館將真正擺脫地理環境的制約、成為世界性‘大圖書館’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每個用戶都將成為世界所有圖書館的用戶。中國圖書館,包括鄉鎮和農戶里正在蓬勃發展的民間圖書館.必將成為世界大圖書館網絡中的節點?!边@也是圖書館界進行文獻資源共建共享的基調。面對愈來愈烈的著作權擴張的趨勢,文獻資源共建共享建設應該在不違反法律規定的情況下,更好地利用法律規定的合理利用原則,使社會公眾都能在一定范圍內最大利用文獻資源,從而充分實現文獻資源的價值,實現文獻資源共建共享所要達到的終極目標。

參考文獻:

[1]劉開國.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保護與圖書館的合理利用[J].農業圖書情報學刊,2008(10),P86-88.

[2]劉開國,鄧映紅.信息網絡傳播權與圖書館數字資源建設[J].四川圖書館學報,2008(5),P32-35.

[3]周淑云,陳能華.論信息資源共享與知識產權保護的沖突與平衡[J].圖書館論壇,2007(2).

[4]黃銘鋒,黃淑玲,劉勇.網絡環境下信息資源共建共享的著作權保護問題與對策[J].科技情報開發與經濟,2006(23).

[5]劉曉,郭琪.信息資源共建共享與知識產權接軌問題初探[J].圖書情報工作動態,2004(2),P22―24.

[6]陳傳夫.數字時代信息資源知識產權制度的現狀與展望[J].大學圖書館學報,2003(2).

[7]馬琳.信息資源共建共享設計的知識產權問題與對策[J].圖書館論叢,2003(3).

[8]杜云虹,陳瑛.《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草案)》對圖書館網絡信息服務的影響[J].山東圖書館季刊,2006(3),101-103.

網絡信息傳播保護條例篇6

那么,我國最近頒布實施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條例》(以下簡稱《條例》)是否實現了這一利益平衡?在此過程中,它又有哪些成功和缺憾?

限制與例外

在網絡環境下實現著作權的利益平衡,必然要受到標準合同和技術措施保護的制約。因此,實現這一平衡的關鍵在于:法律在保護網絡著作權及技術措施的同時,不但必須要為著作權設定限制和例外,而且需要保證使用者能夠從法律規定的限制和例外中獲益。后者則是更為根本和重要的因素。因此,我們先分析《條例》規定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的限制和例外,然后考查這些限制和例外在現實中得以實現的可能性如何。

《條例》的立法者顯然注意到了需要為網絡著作權規定限制和例外。對于信息網絡傳播權而言,哪些是“可接受的”和“適宜的”限制和例外呢?《條例》規定了多種不同形式的限制和例外。第六條明確列舉了八種合理使用行為:為介紹評論目的引用(第一項);為報道時事新聞再現或引用(第二項);為學校課堂教學或科學研究而提供(第三項);為執行公務而提供(第四項);將中國作者的漢語言文字作品翻譯少數民族語言文字作品向中國境內少數民族提供(第五項);以盲人能夠感知的獨特方式向盲人提供(第六項);向公眾提供已發表的關于政治、經濟問題的時事性文章(第七項)或者公眾集會上發表的講話(第八項)等。這八種合理使用行為都源于《著作權法》第22條規定的合理使用行為,根據該行為在網絡環境的不同特點加以改造而成。這些合理使用行為在網絡環境下也是可以接受的。

另外,《條例》第七條還規定了另外一種具有合理使用性質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例外――圖書館等通過信息網絡向本館館舍內服務對象提供本館收藏的合法出版的數字作品和依法為陳列或者保存版本的需要以數字化形式復制的作品。

法定許可與默示許可

此外,《條例》第八條規定了為通過信息網絡實施九年制義務教育或者國家教育規劃的法定許可。這個規定源于《著作權法》第二十三條的規定。根據該規定,通過信息網絡實施九年制義務教育或者國家教育規劃,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使用其已經發表作品的片斷或者短小的文字作品、音樂作品或者單幅的美術作品、攝影作品制作課件,由制作課件或者依法取得課件的遠程教育機構通過信息網絡向注冊學生提供,但應當向著作權人支付報酬。當然,在通過信息網絡向注冊學生提供課件時,應該采取技術措施防止注冊學生之外的其他人獲得作品。該條有助于教育機構以遠程教育的方式幫助邊遠地區的學生獲得優良的教育,使得這些學生也能夠享受科技進步帶來的便利和好處。

《條例》第九條規定了一種頗具特色的約束信息網絡傳播權行使的制度――默示許可使用。第九條正是以法律規定的形式,在網絡服務提供者做出公告的前提下,把著作權人沒有表示異議視為同意使用作品的意思表示。這種規定沒有剝奪著作權人的控制權,只是對著作權人的控制權在特定情況下施加了限制,同時保證了著作權人獲得報酬的權利。這種制度可以大大減少網絡環境下使用作品的交易成本,促進作品在網絡環境下的使用和傳播。

可以看出,《條例》在試圖實現網絡著作權的利益平衡方面做出了大量努力,為信息網絡傳播權設置了諸多限制和例外?!稐l例》不僅在有些地方借鑒了外國成功的立法例,而且在有些方面還有創新。盡管如此,如果相關主體無法實施這些限制和例外,受益人無法從這些限制和例外中獲益,著作權的利益平衡在網絡環境下就不能實現。接下來我們要考查的問題是這些限制和例外的可利用程度。在網絡環境下,著作權人可以利用兩種方式來防止限制和例外的實現:標準合同和技術措施。

許多著作權人利用其技術和地位優勢,在大量市場交易中使用格式合同,強迫買方接受格式合同中的條款。這些條款中有許多規定與著作權法規定的權利限制和例外相悖。通過格式合同,著作權人可以成功地規避著作權法對著作權權利限制和例外的規定,擴展著作權的范圍。通過這種方式達成的格式合同會影響到大量的使用者,進而對著作權法所追求的著作權人、使用者和社會利益之間的平衡造成威脅。這里隱含著“私人立法”與國家公共政策之間的沖突?!稐l例》是如何解決這一問題的呢?《條例》第10條提供了部分答案。它可以防止作者通過事先聲明的方式規避《條例》規定的上述限制和例外,一定程度上保證了這些限制和例外的實現。但是,這種解決方式是有缺陷的。如果著作權人不通過事先聲明的方式,而是通過合同的方式規定不許提供作品,此時,上述限制和例外的受益人就不能實施限制和例外允許的行為。

技術保護與利益平衡

根據《條例》的規定,如果著作權人對其作品采取了技術措施保護,那么直接規避或者破壞技術措施的行為和向公眾提供避開或者破壞技術措施的裝置或服務的行為都是違法的。在這種前提下,技術措施會對限制或例外的利用產生直接影響。如何解決這一問題?《條例》采取的方法是對技術措施的保護設置例外?!稐l例》第十二條規定了四種例外情形,在這四種情況下,可以避開技術措施。這四種情形包括:為學校課堂教學或者科學研究,通過信息網絡向少數教學、科研人員提供已經發表的作品;不以營利為目的,通過信息網絡以盲人能夠感知的獨特方式向盲人提供已經發表的文字作品;國家機關依照行政、司法程序執行公務;在信息網絡上對計算機及其系統或者網絡的安全性能進行測試。前面兩種情形都必須在作品只能通過信息網絡獲取時才能夠實施規避。這種解決方案能夠有效解決技術措施對限制和例外的排斥嗎?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網絡信息傳播保護條例篇7

關鍵詞:網絡版權、網絡復制權、數字化、網絡傳播權

隨著電子計算機與數字技術的飛速發展,網絡正以飛快的速度進入尋常百姓家,影響著人們的日常生活,網絡上的侵權糾紛案也與日俱增。傳統的版權法在保護網絡環境下版權主體的權利時已顯得力不從心,如何實現網絡環境下的版權保護越來越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一、網絡版權面臨的挑戰

當代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使網絡環境下的知識產權保護問題日漸突出,呈現出許多前所未有的特點。

1.網絡環境下知識產權的專有性面臨挑戰

專有性也叫排他性,是指權利人對其智力成果享有獨占性,任何人未經許可,不得擅自使用。而信息一旦上網則變成公開、公知或公取的信息,而且信息的傳播不再依賴載體,因此很難被權利人控制。

2.信息交流的迅捷對知識產權時間性的挑戰

知識產權保護有一定的期限,一旦保護期屆滿,權利即宣告終止,這樣既保障權利所有人在一定時期內能夠享受其智力成果,獲得合理回報,又防止因保護時間過長而阻礙信息傳播和社會科技文化事業的進步。在網絡環境下,信息的傳輸速度極為迅速,且范圍更廣,這使得權利人能夠在較短的時間內通過授權而獲利。例如,以前也許用幾年時間才能銷售幾萬冊圖書,在今天通過網絡只要幾個月便可實現,而且銷售范圍更廣。因此,知識產權的法定保護期有越來越短的趨勢。

3.網絡對知識產權的地域性形成挑戰

一般說來,一國的知識產權只能在該國法域內受到法律保護,除非該國加入的國際條約和與它簽訂的雙邊協定另有規定外,任何國家都不自動保護他國的知識產權。隨著網絡的飛速發展,信息很容易在世界范圍內廣泛傳播,這就使得國與國之間的界限越來越模糊。由于各國法律對知識產權保護的標準和水平各不相同,這就會使得網絡上的侵權行為難以認定,執法主體難以明確。因此,時代的發展越來越需要各國統一知識產權法律保護的標準。

二、目前網絡環境下版權司法保護存在的問題

隨著信息技術和網絡的飛速發展以及作品的數字化,作品的傳播形式發生了變化,速度也更加迅捷。對于網上作品的版權是否應該保護,該如何保護的問題人們爭執不休。我國現有的《著作權法》和《民法》對此均沒有明文規定,國際上雖然有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在1996年12月通過的兩個涉及網絡知識產權保護的新條約,即《WIPO版權條約》和《WIPO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但是批準加入的國家還很少,因此,目前網上版權保護的直接法律還是很欠缺,許多問題仍在探討和研究當中。

(一)作品的數字化問題

數字化技術是依靠計算機技術把一定形式的信息輸入計算機系統并轉換成二進制數字編碼,再進行組織、加工、儲存,采用數字傳輸技術傳送,根據需要再把這些數字化了的信息還原成原來的文字圖像等信息形式。作品的數字化是將傳統作品轉換成計算機可識別的語言,其目的并不是要創作另一種形式的作品,數字化屬于間接復制行為。

(二)網絡傳輸對版權人經濟權的影響問題

隨著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互聯網已經成為一種新的傳播形式,人們稱之為“第四媒介”。與此同時,大量的版權作品被數字化并在網絡上傳播,相應的問題也因此產生了,那就是將數字作品搭載到計算機互聯網上向公眾傳播是否屬于著作權人的一項專有權利。從版權保護制度的發展歷史來看,它一直隨著傳播技術和方式的發展而發展,從印刷術到無線電廣播、電視,無不伴隨著版權制度的沿革,因此也有理由將版權人經濟權益的保護延伸到網絡環境。

1.網絡傳輸與傳播權。為了適應網絡環境下版權和鄰接權保護的需要,世界知識產權組織于1996年12月簽訂了兩個新條約,這兩個條約分別為作者、表演者和唱片制作者規定了一項新權利即公共傳播權,分別授權作者、表演者和唱片制作者,以有線或無線的方式(包括公眾中的成員個人選擇時間和地點的方式)將其作品向公眾傳播,這兩個條約使得網絡傳輸有法可依,使版權保護擴展到網絡空間。而我國《著作權法》第5條對“播放”的解釋,指通過無線電波、有線電視系統傳播作品。對“攝制電影、電視、錄像作品”的解釋,指以拍攝電影或者類似的方式首次將作品固定在一定的載體上。這兩種規定過于具體,無法把網絡傳輸包括在內。

2.網絡傳輸與復制權。1995年9月通過的美國白皮書認為在信息網絡環境下,版權人的復制權相當廣泛,絕大多數計算機之間的傳播都涉及復制。根據美國法律,版權材料一旦進入計算機內存就是對該材料的復制。1996年12月通過的《WIPO版權條約》中也有類似的規定,但沒有將“暫時復制”包含在復制權內。我國的《著作權法》所規定的著作權人的復制權未包括網絡傳輸復制。

3.網絡傳輸與發行權。美國的版權法明確承認網絡傳輸屬于公眾發行,在版權人專有的發行權之內?!禬IPO版權條約》和《WIPO表演和唱片條約》也均承認版權人在網絡環境下的發行權。而在我國著作權法及其有關規定中“發行”指滿足公眾的合理需求,通過出售、出租等方式向公眾提供一定數量的作品復制件,由于我國《著作權法》不承認“暫時復制”,這里的“復制件”僅指有形物體形式的復制件,因此發行權不適用于網絡傳輸。

由此可見,我國《著作權法》沒有涉及到網絡環境下版權保護的有關問題,這表明我國在這方面已明顯滯后于時代的發展。雖然我國法院在審理這類案件的過程中能根據實際情況,并借鑒國際有關法律來處理類似的問題,而不是僅僅依據《著作權法》等有關法律,但是立法相對滯后卻為社會上那些善于捕捉法律漏洞的人創造了機會。因為他們往往會以我國有關法律沒有明確規定為由,在這一問題上糾纏不清,其結果只能是浪費人力、物力。法院由于沒有現成的法律來規范類似的問題,造成裁決不及時、不統一,而網絡傳播的速度是驚人的,在短短的時間內,版權人的利益就有可能遭受巨大的損失。因此,我國應當加快網絡環境下版權保護的立法,以便及時有效地保護版權人的利益。

4.網絡傳輸與合理使用。合理使用指在符合法律規定的條件下,他人可以不經著作權人同意,不向其支付報酬,使用已經發表的作品,但必須指明作者的姓名和作品來源。版權保護應當延伸到網絡空間,但也不能無限制地擴張,過度保護反而不利于社會文化傳播與文明的發展。合理使用的目的就在于確保公眾對社會信息的知悉權,其作用也就在于合理地調節作品創作者、傳播者和使用者之間的沖突,力圖實現在維護作者權益基礎上的三者利益的均衡,從而推動整個社會的繁榮與文化進步。

(三)網絡環境下版權保護的難度加大

1.數字化復制的便捷使得版權保護難度加大。傳統的版權法限制大范圍使用以獲得經濟收益的違法商業行為,而忽視小范圍的復制行為。因為傳統的版權法假定復制技術是有限的,且成本高昂,同時商業利益的非法復制行為易于觀察。

這種假設在傳統的出版和傳播技術下基本可行,但網絡技術出現后,要將數字化的作品進行復制并大范圍傳播,變得非常容易而且成本低廉,網上版權的保護不能再像傳統的做法那樣可忽略個人的小規模復制和傳播,因為這種行為在互聯網時代的影響要大大超過以往任何時候。版權人要想在網絡環境下充分履行其版權,也變得十分困難。

2.保護費用高使得版權保護的難度增加。從理論上講,只要版權人掌握了最先進的網絡跟蹤技術,傾盡全力來搜索網上的非法復制和使用行為,就可以掌握到大量的違法事實,從而并得到賠償,但這樣做要花費無數的金錢、時間和精力,版權人由此付出的費用很可能會大于所獲得的收益。

三、網絡版權合理使用的方案

(一)網絡版權的合理使用應當比網下版權的合理使用寬松

提出這一論點有不言而喻的五項依據:第一,從人類文明發展的歷史看,任何階段的文明均與文化、知識、技術的傳播有密切的聯系,傳播促進人類文明,人類文明孕育新的傳播形式,也孵育一代代的版權人與技術壟斷者。但是沒有對版權與技術壟斷的限制,就沒有人類文明的迅速發展;沒有對版權與專有技術的合理使用,就沒有新的作品與新的技術的誕生。第二,從人類傳播的歷史看,網絡傳播是比語言傳播、文字傳播、報刊傳播更高階段的傳播形式,歷史上任何更高階段的傳播,均比低一階段的傳播形式更少一些受到人為的限制,這是由網絡本身的特性決定的;而傳播形式的少受限制,即意味著合理使用的范圍的擴大。第三,從世界各國文化的交流與交融看,人們希望突破文字傳播、報刊傳播、電視電臺傳播等單一傳播的局限,最大限度接受多媒體作品的呼聲與趨勢日益強烈。而網絡版權使用的過分限制(如比網下傳播限制更多),無疑不能滿足各國人民對文化交流渴望的需要。第四,從網絡環境的技術與特性看,任何新技術的使用都意味著沖破傳統版權束縛的努力,盡管每一次努力都帶來對其束縛的加強;但每一次努力也都撕破了傳統版權所構筑的某些藩籬。第五,從知識產權立法的宗旨看,設立知識產權的根本目的不僅僅是為了保護知識產權擁有者的利益,鼓勵其對專有權的專用;而是為了最大限度地鼓勵技術創新,促進技術進步,為人類與社會謀求更大的經濟福利。

網絡版權合理使用當順應時代,順應民意;任何限制網絡版權合理使用,甚至縮小網絡版權合理使用范圍(比較網下版權合理使用而言)的任何行為,都是既有礙于中國網絡事業與網絡經濟的發展,又有損于廣大人民群眾的利益。為了糾正2002年解釋所造成的偏頗及影響,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2003年12月23日第1302次會議通過了關于修改2000年解釋的決定。該決定對第3條的修改,除了將原第3條“上載該作品”改為“報社、期刊社”及刪去“網絡”(轉載)兩字外,沒有其他有關網絡轉載、摘編作品的性質上、程序上或支付報酬上的任何實質意義的改變。因此,可以認為,這一修改,實際上僅僅是對2000年解釋第3條的一種確認,令其成為有效的一個法律條文,繼續對網絡轉載、摘編行為起規范作用。

(二)網絡版權的復制權例外要有明確規定

《伯爾尼公約》第9條“復制權”第1款“原則”規定作者享有授權以任何方式或形式復制該作品的專有權之后,在第2款即規定了復制權的例外:“本聯盟成員國的立法可以準許在某些特定情況下復制上述作品,只要這種復制不與該作品的正常利用相沖突,也不致不合理地損害作者的合理權益?!保ㄗⅲ簠⒁妱⒉肿g:《保護文學和藝術作品伯爾尼公約(1971年巴黎文本)指南》,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2年版,第45頁。)這一規定,顯然是授予成員國一種可以通過國內立法削弱專有復制權,即準許在“某些特定情況下”復制作品的權利,但這種自由必須以“不與該作品的正常利用相沖突”,“不致不合理地損害作者的合理利益”為前提。如何理解這種專有復制權的限制及其適度的例外,特別是這種限制在網絡上的例外,學術界迄今并沒有明確達成共識。筆者以為,網絡上的復制權例外,目前起碼在非營利性質的遠程教育、教師教學、教育性音樂、教育廣播材料、錄像、數字圖書館版權保存等方面,應有明確的規定。

1.遠程教育方面。新《著作權法》第22條第6款規定“為學校課堂教學或者科學研究,翻譯或者少量復制已經發表的作品,供教學或者科研人員使用”為合理使用,但強調“不得出版發行”。這是符合《伯爾尼公約》第9條的“指南”精神的。這里,當我們將遠程教育視為擴大的“學校課堂”時,這種合理使用當適用于“遠程教育”;然而,它發生了一個重大沖突,即“學校課堂”規定的是“少量復制”,遠程教育一經上網,就不是“少量復制”所能控制的了,起碼,全世界各地計算機生成的臨時鏈接,就須以成千上萬計。筆者以為,對遠程教育的“復制”限制,為資源共享與知識傳播的目的,恐怕只能通過技術手段,允許讀者閱讀,但控制其下載而已。至于整部作品打印所發生的問題,如果從經濟的角度考慮,這種下載打印恐怕比到新華書店購買一部作品的成本要昂貴許多。

2.教學、教育性音樂方面。網下賓館大廳的“場景”音樂實行收費之前,教學、教育性音樂方面的合理使用是沒有爭議的;但是,“場景”音樂收費之后,這個問題將引起人們的關注。盡管目前尚未有人對此提起疑問,但這種質疑是早晚的事情。因為,賓館大廳的場景音樂就其大廳服務本身而言是非經營性的,它不會因為你進入大廳聽了某一段樂曲而向你收取音樂版權費;但是,當大廳的場景音樂以賓館客房收費及營利聯系起來實施版權收費的時候,任何學校的課堂教學、教育即都可以與這座學校的所有有關的各項收費聯系起來,而對有關課堂教學的“合理使用”收取費用。網站也是如此,從學校課堂到網站,僅場景不同而已。在音樂版權保護日益提高的今天,專門制訂網上教學、教育音樂的合理使用規定,既很有必要,也刻不容緩。

3.教育、廣播材料方面。非營利性的教育廣播材料也由于陳佩斯、朱時茂小品作品案(注:參見沈木珠:《國際貿易法研究》,法律出版社,2002年出版,第624頁。)的影響(注:筆者并非認為此案判決有誤。這里“影響”的含意,僅限于指它引起人們對錄音錄像制品的教育廣播材料的關注。)而呈現某種程度的版權保護“競高”趨勢。隨著網絡的發展,更多新型技術的應用與推廣,網絡非營利性教育廣播材料的運用將會更加廣泛而有效。陳佩斯、朱時茂參加春節聯歡晚會的表演作品為中央電視臺屬下文化公司制作成光盤出售,當以復制侵權的數量計算賠償金額,而文化教育或戲劇欣賞網站非營利性教學如復制陳佩斯、朱時茂的作品是否侵權?如屬侵權,當如何計算侵權賠償數額?如不屬侵權,又當如何保護版權人的權益。這其中當采取什么保護措施與限制網站使用的措施?特別是,當收費網站的不收費網頁進行非營利性的教育廣播,如何區別其經營性質?按近年網絡信息傳播案例的判決及輿論,某些不收費的網絡行為往往被追究其“為提高網站的點擊率”而強行與“經濟效益”掛勾,如此,則不可能有純粹的無任何經濟聯系的“非營利性教育廣播材料”可言。

(三)重視信息網絡展示權及其合理使用的研究與界定

LeslieKelly案提醒人們注重網絡展示權利及其合理使用。(注:我國學術界目前尚將“展示權”與“展覽權”視為不同國家用詞不同的同一權利。)盡管該案涉及的是圖片,傳統的版權法的展覽權主要指的是美術作品、攝影作品等享有的經濟權利。在傳統的版權時代,展覽權的經濟利益并不明顯,一方面由于美術作品、攝影作品的展覽范圍與數量,比較文字作品的傳播既小且少;另方面由于真正涉及侵犯展覽權的美術作品、攝影作品并不太多。因此,并非所有國家的版權法都規定了此項權利。但是,在網絡時代,由于科學技術的發展,更由于鏈接及“取景”技術的采用,網絡上傳播的文字作品,也發生了如同網下美術作品、攝影作品展覽般的展示權利的問題。劉京勝案、葉延濱案的判決之所以不能完全令人信服,就是法官忽視了他們的作品在鏈接環境下遭受“展示”的權利。例如葉延濱案,被告北京四通利方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可以對原告葉延濱案前的通知書置之不理,訴訟中又可以“從未將原告作品直接上載,也就無從停止”為由,理直氣壯地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而法院之所以能夠默認被告辯稱的原告“著作權侵權通知書因其自身缺陷不具備法律效力”,判決連劉京勝案都不如,(注:在劉京勝案判決中,法官尚念及原告發出侵權通知書后被告置之不理,沒有斷開鏈接,因而判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3000元。葉延濱案判決書則否定原告發出的侵權通知書的法律效力,判被告全勝,連訴訟費也由原告自己承擔。)就是因為他們都是只將眼光盯住復制(直接上載)侵權,而忽視了通過鏈接的“展示”侵權。在今天的互聯網絡,只要通過線內鏈接技術與“取景”程序,在布滿自己網站的文字、廣告、標語的網頁中展示他人的作品的行為就屬于侵犯他人的展示權及侵犯他人的其他經濟利益的行為。

誠然,我國著作權法第10條第8款規定的展覽權僅指“公開陳列美術作品、攝影作品的原件或者復制件的權利”,連個“等”字也沒有,無法含括文字作品,更不包括信息網絡上的文字作品;《伯爾尼公約》中雖然也曾出現“展出”的詞語,但尚未對展出權利作出規定。因此,要承認網絡作品的展示權,要么在信息網絡傳播權中含括網絡展示權,要么在展覽權中含括網絡作品;同時,對信息網絡展示權的合理使用與侵權行為作出界定。我國有學者認為新著作權法第10條第8款規定的展覽權已“為我國將來處理類似的案件留下了制度空間”的說法,(注:參見謝惠加:《網絡版權復制權展覽權合理使用規則初探》,《知識產權》,2004年第1期。)一方面是沒有看到該款規定并不含括“美術作品、攝影作品”之外的任何作品,是“列盡”,不是列舉;另方面是尚未看到網絡鏈接對作品的展示,不僅僅局限于圖片,而是應當包括文字。而且筆者以為,從民眾的接受和社會理解程度看,展示與展覽這兩個詞的含義并不完全相同。

網絡信息傳播保護條例篇8

版權制度是隨著印刷術的產生而產生的。而且,版權制度自產生以來,就注定要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而不斷發展。攝影技術、錄音錄像技術、無線和有線傳播技術、計算機技術等等,不僅使得版權保護的對象日益擴大,增加了攝影、電影、錄音錄像制品、計算機軟件等作品種類,而且擴大了作品傳播的途徑,如廣播、電視、衛星傳播等等。近年來,隨著計算機技術、數字化技術和網絡技術的迅速發展,作品的傳播又有了迅速而有效的,并且是面向全世界的新途徑。版權制度再次面臨著挑戰和變革。 進入90年代以后,一些國家相繼開始研究作品在網絡環境中的傳播和版權制度的相應調整。其中,較為重要的有美國于1995年9月公布的《知識產權與國家信息基礎設施》(以下簡稱白皮書)、歐盟于1995年6月公布的《關于信息社會的版權和有關權的綠皮書》和1996年11月公布的《關于信息社會的版權和有關權的續綠皮書》。正是在上述研究和有關成果的基礎上,由世界知識產權組織主持的外交會議于1996年12月在日內瓦召開,締結了《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版權條約》和《世界知識產權組織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這是為了解決網絡環境中的一些版權保護問題而制定的國際性條約。隨后,美國于1997年7月由參眾兩院分別提出了實施上述兩個條約的議案,并于1998年10月28日最終通過了《數字化時代版權法90‘歐盟則在幾經討論后,由歐盟委員會于2000年6月9日通過了《關于協調信息社會的版權和有關權若干方面的指令》(以下簡稱《版權指令草案》)。目前,該指令已經交由歐洲議會審議通過。此外,日本也在1997年6月10日和1999年6月15日兩度修訂其著作權法,依據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兩個新條約,做出了有關網絡環境中版權保護的規定。 本文將主要依據美國的《數字化時代版權法》,并結合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兩個新條約和歐盟、日本的有關立法,探討網絡環境中版權保護的一些問題;這包括,版權所有人控制作品在網上傳播的權利,保障網上傳播權得以實現的技術措施和版權管理信息,對規避技術措施和改變或除去版權管理信息的法律救濟,以及網絡環境中的權利限制等。 一作品在網上的傳播及其權利 當作品通過網絡向社會公眾傳播時,版權所有人應當有權控制這種傳播,并由此而獲得一定的經濟利益。具體說來,就是版權所有人將數字化作品上載,然后由訪問者通過網絡的傳輸而瀏覽、閱讀、觀看、聆聽,甚至下載和復制作品。同時,版權人通過控制作品的傳輸而獲得經濟利益。這類似于傳統的印刷出版中,版權人通過控制作品的復制和發行而獲得經濟利益。然而,版權所有人控制作品在網上傳播的權利的性質是什么,或者說用什么樣的權利來涵蓋作品在網絡上的傳播,卻并不是一個容易解決的問題。 就法律制度的發展來說,當出現了一種新的現象時,人們總是先用既有的法律規定末予以解釋。只有在舊有的法律規定不能涵蓋新現象時,才考慮創設新的規定。面對網絡傳播對版權保護所帶來的挑戰,人們首先也是用版權制度中的既有概念來解釋作品在網上的傳播。 首先是復制權的新解釋。一部作品在網上傳括的過程中,會有一系列的復制發生。這包括版權所有人將數字化作品上載到網絡系統中的復制,也包括該作品在傳輸過程中由一系列網絡服務器或計算機系統所做出的自動的和暫時的復制,還包括訪問者在閱讀該作品時在自己所使用的計算機中發生的自動的和暫時的復制。顯然,傳統的復制概念不具有網絡傳輸中的這種種復制的含義,尤其不包括各種形式的自動的和暫時的復制。在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制訂《版權條約》、《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的條約的過程中,各國代表就網絡傳輸中的自動復制和暫時復制是否屬于“復制”,是否受“復制權”控制產生了激烈的爭論。其中的一種觀點認為,暫時復制不應也不可能被排除在“復制”的定義之外,但應當在合理的情況下,對于數字化和網絡環境下的“復制權”做出適當的限制。兩個條約 中有關復制權的議定聲明即反映了這一觀點?!栋鏅鄺l約》第1條第4款的議定聲明說:“《伯爾尼公約》第9條所規定的復制權及其所允許的例外,完全適用于數字環境,尤其是以數字形式使用作品的情況。不言而喻,在電子媒體中以數字形式存儲受保護的作品,構成《伯爾尼公約》第9條意義下的復制?!薄侗硌莺弯浺糁破窏l約》第7條、11條和16條,也有內容相似的針對表演和錄音制品的議定聲明。這樣,傳統的“復制”概念就被解釋到或延伸到了數字化和網絡的環境中。人人然而,作品在網上的傳輸是一種動態的和交互的過程,“復制”則似乎是指:八次又一次的制作復制品的活動,難以反映動態的和交互的網上傳輸。這表明,僅僅對“復制權”做出新的解釋,還不能反映版權所有人對作品在網上傳輸的控制美國1995年9月公布的白皮書,論述了以“發行權”來反映版權人對作品在網上傳輸的控制。白皮書在論述“發行權”時說:“在高速的通訊體系中,有可能將作品的復制品從一個地點傳送到另一個地點。例如,將計算機程序從一個計算機傳送給十個計算機,就是這種情況。當這種傳輸完成時,原始復制件一般存留在發送計算機中;而其他的每一部計算機中部會有一份復制件存在于內存或有關的儲存設置中。傳輸的結果是該作品的十件復制品的發行。當然,現行法律中的發行權可能是不太明確的,會受到挑戰?!闭窃谶@里,白皮書提出了修訂版權法,以發行權涵蓋向公眾傳播作品的復制品和錄音制品的建議?!八?,工作小組建議修訂版權法,明確承認作品的復制品或錄音制品可以通過傳輸的方式向公眾發行,并且此種傳輸是在版權人的專有發行權的范圍之內?!卑灼€論證說,由于傳輸或發行的是作品的復制品,網上的傳輸是發行和復制的結合,是同時行使了發行權和復制權。 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版權條約》、《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反映大多數國家對發行權的理解,排除了以發行權涵蓋作品在網上傳輸的可能性?!栋鏅鄺l約》第6條規定了版權人發行作品原件和復制品的權利,《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第8條和第12條規定了表演者發行表演的原件或復制品的權利、錄音制品制作者發行錄音制品的原件或復制品的權利。同時,有關條款的議定聲明又明確指出:“這些條款中的用語‘復制品’和‘原件和復制品’,受各該條中發行權和出租權的約束,專指可作為有形物品投放流通的固定的復制品?!痹谶@里,發行所針對的“原件和復制品”,專指固定于有形物上的復制品,顯然不包括網絡傳輸中以數字化形式出現的沒有固定在有形物上的復制品。當然,《版權條約》和《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反映大多數國家的理解,不以發行權涵蓋作品在網上的傳輸,并不妨礙有些國家以“發行權”解釋作品在網上的傳輸,去“發行”沒有固定在有形物上的復制品。事實上,美國的白皮書就是要以“發行權”反映作品在網上的傳輸,而發行的也是沒有固定在有形物上的復制品。 在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制訂兩個條約的過程中,歐盟提出了“向公眾傳播權”的概念,以之反映版權人對作品在網上傳輸的控制。本來,隨著無線和有線傳播技術的發展,《保護文學藝術作品伯爾尼公約》已經規定了一些傳播權。例如,戲劇作品和音樂作品的作者 可以授權向公眾傳播其作品的表演;文學藝術作品的作者可以授權廣播和再廣播其作品:文學作品的作者可以授權向公眾傳播其作品的朗誦;文學藝術作品的作者可以授權公開表演和以有線方式向公眾傳播經過改編或復制的作品?!叭欢?,作品在網上的傳播,既不同于表演作品和朗誦作品,也不同于以廣播和有線方式向公眾傳播作品。就傳統的廣播和有線傳播來說,其方式是廣播組織在特定的時間和特定的頻率(道)上單向式地向公眾傳送作品,公眾只能被動地接受。而在網絡環境下,作品的傳播是交互式的,公眾可以在自己選定的時間和地點獲得有關的作品。歐盟所提出的”向公眾傳播權“,就是試圖克服現有各種 傳播權的不足之處,為網絡環境下作品的傳播設定一種新的權利。這與解釋既有的版權概念的做法不同。 在制訂兩個新條約的過程中,面對各種不同的觀點,各國代表團采取了一種折衷的解決方法:數字化的網上傳輸行為應當以不帶任何色彩的方式來描述,而不必帶有具體的法律特征;這種描述既不應當是具體技術的,又應當在某種意義上反映出數字化傳輸的交互性,即當公眾成員在不同地點和不同時間訪問作品時,也應觀為向公眾提供了作品;這種專有權利的法律特征,也就是真正去選擇 哪一項或那兒項權利,則完全留給各國的立法機關去決定,由于愿意使用“向公眾傳播權”的國家較多,也由于“向公眾傳播權”是一項涵蓋面廣泛的權利,《版權條約》9第8條的題目使用了“向公眾傳播權”。根據規定,在不損害《伯爾尼公約》有關傳播權的前提下,“文學和藝術作品的作者應享有專有權,以授權將其作品以有線和無線方式向公眾傳播,包括將其作品向公眾提供,使公眾中的成員在其個人選定的地點和時間可獲得這些作品?!边@實際上是先以“向公眾傳播權”涵蓋作品在網上的傳播,然后再以非法律特征的方式描述交互式的數字化網絡傳輸。至于《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第10條和14條,則是真正的非法律特征的描述,這甚至反映在條文的標題“提供己錄制表演的權利”和“提供錄音制品的權利”上。 根據1997年以后的有關立法來看,歐盟和日本基本作了與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版權條約》、《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一致的規定。歐盟委員會于2000年6月9日通過的《版權指令草案》,對作品和表演、錄音制品、電影和廣播節目在網絡上的傳播分別做了規定。關于作品的傳播,《版權指令草案》用了“向公眾傳播權”的概念。這主要是版權的內容。關于表演、錄音制品、電影和廣播組織的節目,《版權指令草案》用了“向公眾提供權”的概念。這主要是鄰接權的內容?!叭毡疽苍?997年6月10日修訂其著作權法,在著作權的種類中規定了”向公眾傳播權“(日文為公眾送信權),在鄰接權的種類中規定了”向公眾提供權“(日文為送信可能化權)此外,日本著作權法第2條還對”向公眾傳播“、”向公眾提供“和”交互式傳輸“(日文為自動公眾送信)作了明確的界定。 與歐盟和日本不同,美國則是用既有的權利來涵蓋作品在網上傳播的國家。1998年10月28日,美國通過了《數字化時代版權法》,其主要目的就是為加入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版權條約》、《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掃清國內法律中的障礙。然而人控部法律卻沒有規定版權人控制作品在網上傳輸的權利。這表明,在美國現行的版權法中,已經有了反映這一權利的概念。事實上,美國在制定1976年版權法時,充分考慮了已經產生的大眾傳播技術和有可能在近期產生的傳播技術,制訂了一些具有很強的彈性和前瞻性的條款,為包容新的傳播技術留下了一定的余地。 根據美國1976年版權法第106條的規定,版權人享有復制權、演繹權、發行權、表演權和展覽權等五項權利。1995年9月公布的白皮書曾逐一討論了這些權利在網絡環境中需要澄清和解釋的地方。根據白皮書的討論,除了復制權和發行權,表演權和展覽權也與作品在網上的傳輸密切相關。關于“表演權”,美國版權法第101條的定義說:“表演一部作品是指,以朗誦、表演、演奏、舞蹈或動作的方式,直接地或者以設備或程序來表現該作品,或者在涉及電影或音像作品時,以連續的方式表現其形象或讓人聽到有關的伴音?!敝档米⒁獾氖?,這里的表演不僅有我們一般理解的“活”表演,如演員的演唱、舞蹈等,還有我們不太熟悉的“機械”表演,如以錄音機、錄像機、廣播、電視和衛星傳播等設備來“表演”作品。關于“展覽權”,美國版權法第101條的定義說:“展覽一部作品是指,直接地或者以膠片、幻燈、電視形象或其他的設備或程序來展示作品的復制品,或者在涉及電影或其他音像制品時,以非連續的方式展示單個的形象?!憋@然,這里的展覽也有“機械”展覽的意味。而且,根據眾議院關于1976年版權法的說明,表演和展覽的設備或程序,“包括所有種類的放大聲音、形象的設備,所有種類的傳輸器械,所有類型的電子傳送系統,以及其他所有的現在尚未使用甚至尚未發明的技術和系統?!边@顯然為網絡傳輸的技術和設備留下了余地。此 外,就表演權和展覽權來說,有關的表演和展覽都必須是“公開”的。根據美國版權法第101條,“公開地表演或展覽一部作品是指,(1)在任何向公眾開放的地點,或者在多于一般家庭成員或社交朋友的相當數量人群出現的地點,表演或展覽作品;將作品的表演或展覽,以任何設施或技術傳輸或傳達給第(1)款規定的地點或公眾,而不論能夠接收表演或展覽的公眾是在同一地點還是在不同的地點,是在同一時間還是在不同的時間接收作品?!绷钊梭@訝的是,定義的第款似乎就是為作品在交互式的兩上傳播而規定的。正是由于這種前瞻性的規定,有許多美國人主張以表演權和展覽權,或者僅僅以表演權來反映版權人控制作品在網上傳輸的權利?!?盡管白皮書建議將作品在網上的傳播納入發行權的范圍,盡管另有許多人主張將其納入表演權的范圍,但實際的情況是,美國在制訂《數字化時代版權法》時并沒有泊此問題做出明確規定。不僅如此,其他的法律修正案也沒有做出明確規定。這一方面是因為任何對于現有權利的修訂或增加,都會動搖已經形成的利益平衡物態,另一方面則是現有的復制權、發行權、表演權和展覽權,以及相關的定義和立法解釋,已經可以包容作品在網上傳輸的情形,為相關案件的司法解釋留有了充分的余地。這樣,作者控制作品在網上傳播的權利究競是哪一種權利,或者是哪幾種權利的結合,就留給了法院在具體的判決中做出解釋。 二技術措施 享有版權的作品在網上傳播,一方面使得作品可以迅速、方便地為更大范圍的公眾所接受,另一方面也增加了版權保護的難度。因為,數字化的作品很容易被他人簡便快速地非法復制,然后再通過網絡在全球范圍內非法傳播,造成權利人的極大損失。所以,權利人僅僅享有控制作品在網上傳輸的權利還不夠。還必須的技術措施實現自己的權利。這可以是限制他人訪問自己作品的措施可以按海防止他人行使自己權利的措施,如要求登記、設置密碼、加設電子水印、限制或禁止他人訪問等。然而,隨著技術的發展,又出現了破解他人技術措人措施的技術。一些人或出于好奇的目的,或出于贏利的目的,設計、甚至提供破解他人技術措施的設施或服務。因此,法律又必須對版權人設置的技術措施予以保護,禁止他人非法破解有關的技術措施 。這樣,法律不僅要對版權人控制作品在網上傳播的權利加以保護,還必須對版權人控制作品傳播的技術措施加以保護。 在很長的時間里,技術措施與版權保護無關。然而,隨著計算機軟件、衛星傳播技術和網絡的發展,技術措施與版權保護聯系起來,逐步納入了版權保護體系。例如,1991年的“歐共體計算機軟件保護指令”第7條即規定,成員國應當禁止任何人為商業性目的破解或除去計算機軟件的技術裝置。美國“通訊法”第605條和1993年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第1707條,禁止對加密的衛星傳輸節目和信號解密。而美國1992年的“家用錄音法”則規定,為保護數字化錄音制品和音樂作品,禁止對管理批量復制的系統和程序進行規避。當然,這些對于技術措施的保護都是零星的,針對某些特定情形制訂的。只是隨著國際互聯網的發展和作品在網上的廣泛傳播,對技術措施的保護才最終納入了版權保護體系。 美國1995年的白皮書詳細論述了保護技術措施與版權保護的關系。它首先指出,由于侵權的容易和保護的困難,版權人不得不借助于技術措施來保護作品。然而,版權人所使用的技術措施又可以被其他的技術所破解,所以又必須對技術措施給予保護。白皮書建議,在美國版權法中增設一章,將有關技術措施的保護規定于其中。根據建議,禁止進口、制造和發行任何設置、產品、零件或服務,只要其主要目的成效果是用于避開、繞開、消除、靜化或規避版權人防止或禁止他人侵犯其專有權的任何程序、設置、機 制或系統。由此看來,白皮書對于技術措施的保護是從設備(設置、產品、零件)和行為(避開、繞開、消除、靜化或規避)兩個方面來保護技術措施的。白皮書還指出,有關的規定雖然不能消除保護措施被破壞的風險,但可以減少這種風險,而這又有助于版權人保護自己的作品。 白皮書有關技術措施保護的論述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在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制訂《版權條約》和《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中,美國對技術措施予以保護的建議,都是從設備和行為兩個方面提出的。但由于參加外交會議的各國代表團意見不一,最終通過的條約僅從行為的方面規定了對技術措施的保護?!栋鏅鄺l約》第11條規定:“締約各方應規定適當的法律保護和有效的法律救濟,制止對作者為行使本條約或伯爾尼公約所規定各項權利而使用的,就其作品限制未經作者授權或法律許可的行為的技術措施加以規避?!痹谶@里,條約要求締約方制止的,是對技術措施加以規避的行為,而沒有提到使該種行為得以實施的設備?!侗硌莺弯浺糁破窏l約》第18條也有類似規定。 歐盟的有關指令和日本對于著作權法的修訂,都沒有僅僅停留在禁止“行為”的要求上。歐盟委員會2000年6月9日通過的《版權指令草案》第6條規定了成員國關于技術措施的義務。其第1款規定,成員因應規定適當的法律保護,制止對任何有效的技術措施予以規避的行為。第2款則從設備的方面做出了規定:“成員國應提供適當的法律保護,制止制造、進口、發行、銷售、出租、做廣告以銷售或出租、或以商業性目的擁有設備、產品或零件,或提供服務”,只要它們可以用于規避任何有效的技術措施。日本在1999年6月對著作權法的修訂中,也從設備和規避行為兩個方面規定了對技術措施的保護。 美國《數字化時代版權法》對技術措施的保護又不同于歐盟和日本的規定。從結構上來看,首先是從訪問作品和行使權利兩個方面對技術措施的保護做了規定。所謂訪問作品的角度,是指有效控制他人訪問自己作品的技術措施。在參眾兩院對法案的說明中,又稱為防止他人訪問受保護內容的技術措施。這是美國版權法第1201條(a)款的規定。所謂行使權利的角度,是指有效防止他人行使版權人權利(即復制、發行、演繹、表演和展覽等權利)的技術措施。這是美國版權法第1201條(b)款的規定。事實上,這兩個角度并無本質的區別,它只是便于版權人或從訪問作品的角度,或從行使權利的角度保護已經設置的技術措施。同時,從兩個角度進行規定,也可以防止對技術措施保護中某些內容的遺漏。 從訪問作品或行使權利的角度出發,《數字化時代版權法》又進而從行為和設備個方面規定了對技術措施的保護。美國版權法第1201條(a)款規定:(1)“任何人不得規避有效控制受本卷保護作品之訪問的技術措施?!薄叭魏稳瞬坏弥圃?、進口、向公眾推銷、提供或者運送任何技術、產品、服務、設備、零件或部件,其(A)設計、生產的主要目的是規避有效控制受本卷保護作品之訪問的技術措施;(B)除了規避有效控制受本卷保護作品之訪問的技術措施,只有有限的商業意義或用途;(c)由某人或在某人之授意下上市,并且知道可用于規避有效控制受本卷保護作品之訪問的技術措施?!逼渲械牡冢?)項是關于規避行為的規定,第項是關于設備的規定。 美國版權法第1201條(b)款規定:“任何人不得制造、進口、向公眾推銷、提供或者運送任何技術、產品、服務、設備、零件或部件,其(A)設計、生產的主要目的是規避技術措施所提供的保護,而且該技術措施是為了有效保護版權人依據本卷就作品或其一部分所享有之權利;(B)除了規避技術措施所提供的保護,只有有限的商業意義或用途,而且該技術措施是為了有效保護版權人膿據本卷就作品或其一部分所享有之權利:(c)由某人或在某人之授意下上市,并且知道可用于規避技術措施所提供的保護,而且該技術措施是為了有效保護版權入依據本卷就作品或其一部分所享有之權利?!边@雖然是從設備的角度規定了對技術措施的保護,但所列舉的三種情形又都是針對規避的行為而言的。 除此之外,《數字化時代版權法》還詳細規定了保護技術措施的例外‘主要有以下幾種。 1.政府的執法、情報等活動。 對技術措施的保護,并不禁止政府機構及其雇員所從事的經合法授權的調查、保護、信息安全或情報活動。其中的“信息安全”是指發現和糾正政府計算機、計算機系統和計算機網絡的脆弱之處,從而保護美國的國家安全和經濟安全。 2.反向工程。對于合法獲得的計算機軟件,可以破解其控制訪問的技術措施,但其目的必須是發現或分析該軟件與其他軟件的兼容性。 3.加密研究。為了提高加密技術水平或促進加密產品的開發,在法律規定的某些特定條件下,可以研究和分析加密技術中的弱點和薄弱之處。 4.安全測試。如果說加密研究是為了保障信息的安全,對有關的技術措施加以測試也是為了信息安全。所謂安全測試,是指為了檢測、查清和糾正計算機系統或網絡的缺點、薄弱之處,可以用有關的技術措施訪問某計算機系統或網絡。 自《數字化時代版權按》頒布以來,已經產生了一些有關技術措施保護的案例。了解這些判例,將有助于我們理解上述的法律規定和美國對技術措施的保護。這里僅據兩個典型判例略作說明。 在2000年1月由華盛頓州西區聯邦法院判決的“瑞爾網絡公司訴流盒公司”一案中,原告擁有一種聲樂播放軟件“端爾演奏者”(RealPlayr),其中采用了一種被稱為“秘密握手”(seoet hand shake)的控制訪問機制。根據該機制,當訪問者試圖訪問某一作品時,服務器要求提供版權人授權的信息和程序:如果服務器認可了有關的信息,就會以信息流的方式(streaming format)向訪問者傳送所要求的作品,包括音樂作品?!懊孛芪帐帧眰鬏敗靶畔⒘鳌钡姆绞接袃煞N,即可以下載復制的和不能下載復制的,由一個“復制開關”(Copy Switch)加以控制。版權人在通過“瑞爾網絡公司”的服務器提供作品時,大多選擇了不能下載復制的方式。被告則通過反向工程獲得了“瑞爾演奏者”軟件中“秘密握手”機制的密碼,并將密碼納入了自己生產的收錄機中。因而,當被告的收錄機與原告的服務器相連接時,服務器就以為是在與“瑞爾演奏者”相連接,從而使得收錄機訪問了服務器中的作品。而且,被告的收錄機還會忽視“復制開關”,不論版權人的選擇是什么都可以下載復制作品。法院經過審理判決,被告的收錄機通過“秘密握手”的密碼規避了原告控制訪問作品的技術措施,違反了版權法第1201條(a)款的規定;通過繞開“復制開關”,規避了防止他人行使復制權的技術措施,違反了版權法第1201別(b)款的規定。最后,法院下令禁止被告發行其收錄機。 在2000年2月由紐約州南區聯邦法院判決的“環球影視城訴雷莫迪斯等”一 案中,原告為環球影視城等8家電影公司,他們通常是先以影劇院上映的方式發行電影,然后再以錄像帶和DVD等家庭錄像片的方式發行電影。由于DVD中的電影是數字化的,很容易被他人非法復制發行,原告采用了一種“內容擾額系統”(content scramble system css)的控制訪問系統。根據CSS只有在含有解密鑰匙的DVD機或計算機驅動器中,DVD盤才可以被觀看。DvD盤的銷售量每星期約100萬張以上。1999年10月,挪威的一名少年開發了一種軟件,可以解開CSS系統的密碼,從而訪問、下載、復制和發行DVD盤中的內容。一時之間,包括被告在內的許多網絡服務商和網站都在發行或提供DeCSS軟件。法院認定,DeCSS被解了版權人控制訪問其作品的CSS系統,而且除了破解cSS沒有其他的商業意義;被告提供或發行DeCSS軟件違反了版權法第120l條(a)(B)的規定(制造、進口、銷售、提供任何技術、產品、服務、設備、零件,除了規避有效控制作 品訪問之技術措施外沒有其他商業價值或意義)。 非常有意義的是,法院在判決中還逐一否定了被告提出的“反向工程”、“加密研究”和“安全測試”的辯解。關于反向工程,被告提出DeCSS是為了使“林克斯操作系統”(linux system)與DVD盤兼容,因而符合反向工程的例外。法院從三個方面進行了反駁。首先,被告沒有提供他們進行過反向工程的證據。事實上,該軟件是由一名挪威少年開發的。其次,DeCSS不僅可以在“林克斯操作系統”下運行,還可以在幾乎所有的操作系統下運行,因而不能說讓“林克斯操作系統”與DvD盤兼容是其“唯一目的”。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反向工程的例外只允許對計算機軟件進行反向工程,但不允許規避控制作品訪問之技術措施。所以,反向工程的例外不適用于本案。關于“加密研究”,法院認為,在確定某人是否從事真誠的加密研究時,應當考慮一系列的因素。如加密研究的成果是以增進加密技術知識的方式擴散,而不是促進侵權;某人是否在從事合法的研究或就合法獲得的作品進行研究;研究的成果是否及時通報給了版權人等。法院認為,被告沒有提供證明這些因素的證據,甚至投有證據表明是被告們從事了加密研究,更不要說是真誠的加密研究。顯然,被告只是以促進侵權的方式發行了DeCSS軟件。有關證據表明,被告也沒有獲得版權人的從事加密研究的許可,更沒有將decss的結果提供給版權人。所以,加密研究的例外不適用于本案。關于“安全測試”,法院指出,根據第1201條j款,只有在計算機系統或兩絡系統之所有人或操作者的授權下,才可以測試某計算機、計算機系統或網絡。而有關的證據表明,decss的結果與檢測計算機、計算機系統或網絡毫無關系。原告沒有授權被告從事有關活動,被告也沒有尋求原告的授權。所以,安全測試的例外也不適用于本案。 三版權管理信息 版權管理信息,又稱權利管理信息,是有關作品名稱、版權保護期、版權人、作品使用條件和要求的信息可以隨著作品在網上的傳輸而顯示出來,向他人表明作品目前的法律狀態和使用的條件或要求。顯然,這些信息對于權利人實現其經濟利益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嚴格說來,版權管理信息不是直到有了網絡以后才產生的東西。印刷物版權頁上有關作者、出版日期的信息,就可以視為一種版權管理信息。然而,網絡環境中的版權管理信息又有其獨特的意義。這是因為,網絡環境中的版權管理信息專指以數字化形式出現的信息。這種信息雖然對于權利人經濟利益的實現非常重要,但又很容易被他人偽造、篡改和消除,從而造成對權利人的極大損害。例如,在印刷出版物的情況下,要想改變作者的名稱或出版的日期,不僅要一本一本去改,還會留下明顯的痕跡。而在網絡環境下,只要使用計算機上的鍵盤就可以輕易而不留痕跡地改變行關版權人、出版日期;使用條件等信息,甚至刪除某些信息。 正是基于以上的原因,在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制訂兩個新條約的過程中,各國代表都同意制訂有關的規定,對權利管理信息予以保護?!栋鏅鄺l約》第12條規定:“締約各方應規定適當和有效的法律救濟辦法,制止任何人明知、或就民事救濟而言有合理根據知道其行為會誘使、促成、便利或包庇對本條約或《伯爾尼公約》所涵蓋的任何權利的侵犯而故意從事以下行為:(1)未經許可除去或改變任何權利管理的電子信息;未經許可傳播、為傳播而進口、廣播、或向公眾傳播明知己被未經許可除去或改變權利管理電子信息的作品或作品的復制品?!薄侗硌莺弯浺糁破窏l約》第19條就表演和錄音制品也做出了相同的規定。兩個條約還對權利管理信息的內容作了具體的界定?!栋鏅鄺l約》第12條說,權利管理信息是指“識別作品、作品的作者、對作品擁有任何權利的所有人的信息,或有關作品使用的條款和條件的信息,和代表此種信息的任何數字或代碼,各種信息均附于作品的每件復制品上或在作品向公眾進行傳播時出現?!薄侗硌莺弯浺糁破窏l約》第19條就表演和錄音制品也有相同的界定。 美國在1995年9月的白皮書中就提出了對版權管理信息的保護,1998年10月通過的《數字化時代版權法》又詳細規定了對版權管理信息的保護。概括起來,國對版權管理信息的保護有兩個突出特點。 第一,版權管理信息是為了促進作品的使用,與作者的精神權利無關。在重視作者精神權利的某些大陸法系國家中,往往認為權利管理信息,尤其是其中有關作者名稱、作品名稱的信息,與作者的精神權利密切相關。例如,1999年6月修訂的日本著作權法就是將權利管理信息與著作者人格權、著作權和鄰接權放在一起來予以保護的。據日本著作權法第113條第3款:“與權利信息有關的下述行為,視為侵犯了著作人格權、著作權和著作鄰接權?!逼渲兴械娜N情形是:(1)故意附 加虛假權利管理信息;故意除去或改變權利管理信息;(3)傳播、為傳播而進口、為傳播而擁有明知帶有虛假權利管理信息的作品或唱片,明知權利管理信息己被除去或改變的作品或唱片。而在不重視作者精神權利的英美法系國家,尤其是在美國,則認為權利管理信息只與作者的經濟權利或作品的使用有關。例如,美國1996年9月的白皮書指出:“在信息高速公路上版權管理;信息將成為就某一作品的某種形式的授權,使用者通過它可以獲得有關作品的重要信息。在國家信息基礎設施上,對于消費餐能夠發現并獲得授權從而征用享有版權作品來說,這類信息的準確性就是至關重要的??煽康男畔⒋俪捎行У氖跈?,并降低享有版權作品的授權使用的辦理費?!庇纱丝磥?,白皮書所提出的對版權管理信息的保護,完全是從作品使用的角度來說的,與作者的精神權利無關。事實上,這也正是美國版權法中的基本指導思想之一。 第二,美國對版權管理信息的保護,不僅禁止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兩個條約所提到的兩個方面,即故意除去或改變權利管理信息,故意傳播己被除去或改變了權利管理信息的作品、表演和錄音制品,而且禁止提供和傳播虛假版權管理信息這樣,美國對于版權管理信息的保護就多出了一個方面。事實上,1995年9月的白皮書就是從防止虛假信息的角度來論證權利管理信息的保護,并由此而提出了保護權利管理信息的三個方面?!肮姂斒艿奖Wo,避免虛假的有關作品創作者、權利享有者、版權人如何授權使用作品的信息。因而,工作小組建議應當修改版權法,禁止提供、傳播或為傳播而進口己知虛假的版權管理信息和未經許可除去或改變的版權管理信息?!?998年10月的《數字化時代版權法》正是依據上述思路規定了對版權管理信息的保護。 美國版權法第1201條(a)款的小標題為“虛假版權管理信息”。其規定是:“任何人不得在故意并在有意引誘、致使、便利或隱匿侵權的情況下,(1)提供虛假的版權管理信息;傳播或為傳格而進口虛假的版權管理信息?!?美國版權法第1201條(b)款的小標題為“除去或改變版權管理信息”。其規定是:“未經版權人或法律的許可,任何入不得在故意、或就第1203條規定的民事救濟來說有理由知道會引誘、致使、便利或隱匿對本卷所規定任何權利侵犯的情況下,(1)故意除去或改變任何版權管理信息;傳播或為傳播而進口己知未經版權人或法律許可而被除去或改變的版權管理信息;(3)傳播、為了傳播而進口或公開表演己知版權管理信息未經版權人或法律許可而被除去或改變的作品、作品之復制品或唱片?!?與技術措施保護中的例外一樣,版權管理信息的保護也有一些例外。不過,根據美國版權法第1202條,這種例外僅僅是針對(b)款(即除去或改變版權管理信息、傳播除去了或改變了版權管理信息的作品)而規定的。這就意味著,在任何情況下,(a)款所規定的提供和傳播虛假版權管理信息都是被禁止的,沒有保護上的例外。 美國版權法第1201條在對版權管理信息提供保護的同時,還對版權管理信息進行了詳細界定。根據規定,版權管理信息是指與作品的復制品、唱片或作品的表演、展覽一齊傳送的有關信息, 包括數字化形式的有關信息。其中的“有關信息”是指以下幾種信息;有關作品名稱的信息;有關作者名稱的信息;有關版權所有人名稱的信息;有關表演者名稱的信息;有關視聽作品之作者、表演者和導演名稱的信息;有關作品使用之條件和要求的信息;表明這類信息的數碼、符號或與這類信息有關的鏈點:以及美國版權局規定的其他信息。法律還明確規定,有關作品使用者的信息不屬于版權管理信息。由此可見,《數字化時代版權法》對版權管理信息的規定,要比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兩個條約更為具體和詳細。 此外,版權管理信息的附加不是必需的。伯爾尼公統的基本原則之一就是自動保護,即版權的獲得不必履行任何手續,包括不必注冊和加注版權標記。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版權條約》第10條和《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第19條的議定聲明也調調,締約各方在保護權利管理信息時,不能違反伯爾尼公約而使權利管理信息成為強制性的形式要件。美國雖然承認伯爾尼公約的這一基本原則,但又從有到于作品充分利用的基點出發,強調了附加版權管理信息的必要性。1995年的白皮書說:“盡管建議中的修訂不要求版權人提供版權管理信息;但卻要求此種信息被附加時應當是準確的。而且,工作小組鼓勵版權人附加此種信息,以使消費者找到并獲得許可使用享有版權的作品?!睆挠欣谙M者使用作品來說,或者從實現版權人的經濟利益來說,附加版權管理信息似乎又是必需的。 《數字化時代版權法》通過后,已經產生了一些有關版權管理信息的判例。這里僅舉1999年由加州聯邦地區法院判決的“凱利訴阿里巴軟件公司”一案為例。根據案情,被告在網上開設了一個“圖像搜索引擎”(visual search engine),讓使用者可以獲得網上有關內容的索引。一般的搜索引擎是提供描述性的文字,而被告的搜索引擎則是提供縮小到拇指大小的圖像。使用者如果對某一圖像感興趣,點擊后可以看到放大的全景圖像、圖像尺寸和圖像來源網址的描述。如果再點擊來源網址,則可以連接到圖像來源的網頁上。被告索引中共有200多萬個拇指大小的圖像,都是從世界各地搜尋而來的。原告是加州的一名攝影師,并在網上開設了一個“圖像旅游”的網頁。1999年1月,原告的30余幅攝影經過縮小進入了被告的索引。原告發現后通知被告表示反對,被告即從索引中刪除了有關—圖形。但由于技術性的原因,這些圖形又反復出現了數次。1999年4月,原告提一起侵權訴訟。法院在判決中討論了“合理使用”和版權管理信息保護等兩個問題。 這里僅論述有關版權管理信息的判決。 法院的判決先從美國版權法第1202條的兩個條款談起。其中,(a)款是禁止偽造版權管理信息。在本案中,被告并沒有偽造或提供虛假版權管理信息,因而與問款無關。第1202條(b)就是關于除去或改變版權管理信息的規定。根據進一步的案情,原告雖然在網頁上沒有版權標記,但并沒有直接加注在攝影作品上(這顯然會損害作品)。這樣,被告搜尋到的并被列入了索引的原告圖形上也沒有版權標記。原告正是基于此種情況訴被告違反了肋款的規定。如前所述,(b)款又列舉了三種情況。第一種情況是除去或改變版權管理信息。法院認為,這不適用于本案。因為,就法條的語言和結構來看,這—規定僅適用于從原告的作品或原作上除去版權管理信息(版權管理信息是在作品或原作上)。而且,即使這一規定適用,原告也沒有提供證據證明,被告行為是故意的,不是搜索引擎操作中沒有預料的副產品。第二種情況是傳播已知被除去或改變了的版權管理信息。由于這種情況是第一種情況的繼續,法院沒有討論。第三種情況是傳播版權管理信息被除去或改變的作品、作品之復制品或唱片。法院認為,由于原告作品的復制品上沒有版權管理信息,因而可以適用這種情況。 法院指出,要想說明違反了(b)款的第三種情況,原告必須說明被告向使用者提供了與版權管理信息分離的原告作品的復制品,還必須說明被告知道或有理由知道這會導 致侵犯版權。就前者來說,被告的搜索引擎從原告的網頁上取下了圖形,但沒有取下原告網頁上的版權管理信息;被告將沒有版權管理信息的圖形縮小后放入索引,并允許他人點擊后獲得沒有版權管理信息的全景圖片。毫無疑問,被告向使用者提供了與版權管理信息分離的作品復制品,即索引中的圖形和全景圖形。就后者來說。被告在全員圖形被點擊出來時,又給出了圖形來源的網頁名稱和鏈接來源網頁的機會,讓使用者可以在那里看到相關的版權管理信息同時,被告還在自己的網頁上警告使用者,搜索引擎取來的圖形可能會有使用的限制和版權問題,使用者在復制或使用這些圖形(甚至是索引中拇指大小的圖形)之前,應當先查看來源網頁。正是基于這樣的情形,法院認定被告沒有理由知道使用者會由此而侵犯版權。法院還指出,原告沒有說明被告的使用者比其他的使用者更有可能侵犯自己的版權,甚至沒有說明被告的使用者確實侵犯了自己的版權,或者被告有理由知道會有侵權發生。法院最后得出結論說,被告沒有違反第1202條的規定。 “凱利”一案判決后,在美國版權界引起很大的反響。一些人認為,如果說法院忠實地理解了版權法第1202條關于版權管理信息的保護,并由此而做出了正確的判決的話,那么法律的規定就是有問題的,或者說法律對版權管理信息只給予了一種“弱保護”。因為,行為人既除去或改變了版權管理信息,又知道或有理由知道這會導致侵權的情況并不多見??磥?,有關這一問題的探討,包括司法判決中的探討還會繼續進行。 四權利的限制與例外 權利的限制與例外是指,在法律規定的某些特定情形下,權利人不得行使其版權,或者雖然由其他人行使了應當由版權人行使的權利也不屬于侵權。權利的限制與例外是從行使版權的角度來說的。如果從他人可以在法律規定的某些特定情形下利用享有版權的作品來說,又可以稱為“合理使用”。 在國際版權公約中,判定“合理使用”有一個三步法,即合理使用是就特定的情形而言,不得與作品的正常使用相沖突,也不得不合理地損害作者的合法利益。三步法最早見于《伯爾尼公約》。但據《伯爾尼公約》第9條,判定合理使用的三步法僅適用于復制權。到了世界貿易組織的“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議”,則將合理使用的三步法擴大到了整個版權和鄰接權之中,而不再局限于復制權?!皡f議”第13條規定:“成員應將專有權的限制或例外局限于某些特定的情形,并且不得與作品的正常使用相沖突,也不得不合理地損害權利持有人的合治利益?!逼渲械摹皩S袡唷本唧w是指版權和鄰接權。 世界知識產權組織于1996年12月締結的《版權條約》和《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不僅將《伯爾尼公約》關于合理使用的三步法擴大到了版權和鄰接權之中,而且將之引進了數字化和網絡的環境之中?!栋鏅鄺l約》第10條和《表演和錄音制品條約》第16條的議定聲明說:“允許締約各方將其國內法申依《460角:公約》被認為可接受的限制與例外繼續適用并適當地延伸到數字環境中。同樣,這些規定應被理解為允許締約方制訂對數字網絡環境適宜的新的例外與限制?!弊h定聲明還說,有關規定“既不縮小也不擴大由《伯爾尼公約》各允許的限制與例外的可適用性范圍”。依據兩個條約,各締約方可以在網絡環境中繼續沿用合理使用以及判定合理使用的三步法,井可以依據網絡環境的特點制定新的例外與限制。 歐盟委員會于20肋年6月通過的《版權指令草案》在第5條中也針對復制權、向公眾傳播權和向公眾提供權規定了權利的限制和例外,并且重復了《伯爾尼公約》所確定的三步法。這主要是針對網絡環境中的合理使用所做出的規定?!栋鏅嘀噶畈莅浮返囊粋€突出特點是,特技術過程中不可避免的、沒有獨立經濟價值的臨時復制規定為復制權的例外。這就使網絡服務商不至于為作品傳播過程中的暫時復制承擔侵權責任,從而有利于這一產業的發展。 美國直到1989年才加入《伯爾尼公約》,因而沒有上述確定合理使用的三步法的規定。然而,在美國有關版權的判例法中

網絡信息傳播保護條例篇9

論文摘要:當前互聯網技術發展迅速,隨之而來的網絡環境下的著作權侵權現象日益嚴峻。本文從保護對象、侵權責任主體角度出發,對互聯網數字化作品著作權保護展開論述,并提出法律上的對策。

    近幾年來,隨著我國信息等高新技術產業的飛速發展,國際互聯網在我國廣泛發展,隨之而來的法律問題也層出不窮。網絡商務及非商務行為都會涉及到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享有的知識產權,給人們提出了信息使用和保護的問題。尤其是網絡環境下數字化作品著作權的保護,已成為一個必須解決的迫切問題。針對這一現象,國際社會作出了應有的回應。其中最受普遍關注和影響最深遠的是世界知識產權組織( WIPO)于1996年12月在日內瓦召開關于版權和鄰接權若干問題外交會議通過的兩個新公約,即《版權條約》和《表演與錄音制品條約》,主要是關于新傳播技術,尤其是在數字技術和網絡環境下使用作品所引起的版權和鄰接權問題。本文擬就網絡數字化作品著作權保護對象的界定、侵權責任主體的認定及侵權行為法律應對幾個間題,作一論述。

    一、網絡環境下數字化作品著作權保護對象

    (一)新環境下著作權保護對象的變遷及其法律認定

    網絡環境下傳統作品的表現形式發生了變化:一是作品中的信息可以自由流通;二是作品受保護的標準模糊化,作品是否有獨創性很難區分和保護。網絡作品是指在電子計算機互聯網絡上出現的作品。對于網絡環境中著作權保護的問題,有觀點認為當前對網絡著作權法律未作規定,因而對其談不上保護。面對網上未經著作權人許可傳輸他人作品的現象時有發生,權利人叫苦連連。事實上,這里所指的網絡作品并非新創作的作品類型,而是受著作權法保護的各類作品在網絡上的表現形式,既包括網絡原創作品,也包括傳統作品的數字化形式。因此,可以從傳統著作權法律制度中找到保護依據。我國《著作權法》未對作品受保護的實質條件作出明確規定,但《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二條:“著作權法所稱作品,是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成果?!弊罡呷嗣穹ㄔ?003年12月在《關于審理涉及計算機網絡著作權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明確指出,受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包括著作權法第三條規定的各類作品和模型作品,其著作權仍屬于原作品的著作權人,未經許可不支付費用的上載、傳播、復制等行為都有可能構成侵權。

    (二)由案例時保護時象的界定

    《解釋》頒布后有助于指導法院對關于著作權糾紛的審理,使法官明確了網絡環境下著作權的保護范圍,有利于侵權人責任的認定和承擔。這些案例中最具有代表性,受到最廣泛關注的是北京法院審理的六作家狀告網絡公司著作權侵權案:北京一家通信技術公司在未取得王蒙等六位作家同意也未支付報酬的情況下,將六位作家分別創作的七部文學作品存儲在其計算機系統內,通過網絡服務器在互聯網上傳播。網絡用戶只要通過撥號上網方式進人該公司主頁再點擊具體作者的作品名稱,即可瀏覽或下載作品的內容。因此,六作家認為該公司未經許可以營利為目的使用原告的作品,侵害其依法享有的著作權為由訴諸法律,請求判決該公司停止侵權,公開致歉,賠償經濟損失等。而該被告公司認為其網站上存儲的作品均是從其他網站上下載的,并且作品內容完整,署名正確。被告認為在互聯網上應如何使用他人作品,使用他人作品是否要經著作權人授權,是否向著作權人支付費用等問題無法可依。

    本案是一起關于網絡著作權侵權認定的案件。其關鍵是認定網絡環境下著作權的保護對象,在此基礎上認定侵權責任的承擔。如前所述,網絡作品實際上是傳統著作權法中所指作品在網絡上的再現形式。它是傳統形式作品的數字化,即將文字、數值、圖像等表現形式的作品通過計算機轉換成機器識別的二進制編碼數字技術。這種轉換不具有著作權法意義上的創造性,沒有形成新作品。原作品的著作權人在網絡環境下對其作品仍然有著作權。根據著作權法第十條規定,權利人享有發表權、署名權、修改權、保護作品完整權、使用和獲得報酬的權利。其他作品作者享有的著作人身權、財產權,他們也應該享有?;氐奖景钢?,六位作家對其作品在網絡環境中同樣享有著作權,作品的數字化僅是其作品與原載體分離產生形式上的變化。被告公司在網絡上使用其作品是傳統作品使用方式在網絡環境中的延伸,原告在網絡環境中享有的著作權是其傳統著作權在網絡環境下的擴展。在網絡環境中,傳統作品被以數字化形式再現出來,這種數字化形式的作品與原作品無本質差別,屬于已有著作權法中規定的著作權保護對象。因此,被告未經許可也未付酬上載利用其作品當然構成侵權,要承擔侵權責任。

    二、侵犯網絡著作權法律責任主體

    關于網絡著作權侵權主體,就上述案例來說有兩類。一類當然是未經許可也未付報酬將作品上傳互聯網及將上傳的作品下載于其服務器供廣大互聯網用戶利用之人;另一類上文未提及,但是也不容忽視,即通過互聯網直接利用該作品的普通網民。他們通過網絡在未經原作者許可,也未付費的情形下欣賞、下載作品到其計算機上也構成對作者著作權的侵害。本文僅討論第一類侵權主體的責任。

    上述第一類侵權主體是向網絡提供作品的人,即在線服務商,又稱為在線服務提供者,是互聯網環境下信息傳播的中介的服務的提供人。它可以分為兩類,一為網絡信息提供者(ICP ),另一為網絡介人服務提供者(ISP )。前者指提供各類作品,新聞等信息內容的網絡服務提供者,后者是指提供網絡連載,接入鏈接等物理基礎設施服務的網絡服務提供者。岡兩者最主要的區別是對信息編輯控制能力不同。所以各自承擔的法律責任也不相同。在線服務者在知識產權侵權發生時所承擔的責任有兩個方面:一是在線服務商提供的設施服務、接人服務等本身直接發生侵權而應負的責任;二是他人借助在線服務商的系統、設施或搜索工具而侵犯了第三方知識產權時,在線服務商的責任n0本文僅沛侖第一種責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解釋:設置網絡服務主體的著作權法律責任一是要依法制裁侵犯網絡著作權的行為,二是出于保護和促進新興網絡產業的健康發展考慮,給網絡服務主體提供一個法律責任的“避風港”,使其在沒有主觀過錯時對侵權行為不承擔過重的責任。根據分析可知,上述案例中被告公司顯然應屬于前者,即網絡信息內容提供者(ICP )。這里我們討論ICP的責任承擔,而ISP則放人后文網絡傳輸權中。

    (一)網絡信息內容提供者

    如前所述,網絡信息內容提供者是直接向網絡用戶提供信息內容的在線服務商。其在存儲編輯信息時應負有注意義務,即對信息內容不侵犯他人著作權具有保護義務。并且在明知侵權行為發生或經著作權人提出確有證據的警告后,負有實施移除侵權內容等措施以停止侵權內容繼續傳播的義務。在上述六作家訴侵權案件中,被告公司未經授權也未負報酬在其網站上載作品,直接侵害了六作家的著作權,當然應承擔侵權責任。實際上,被告公司承擔的侵權責任與傳統上侵犯著作權的侵權責任方式從本質上并無二質,改變的只是形式和侵權方式。前者利用的是現代科技信息手段而已,在認定侵權和責任承擔時當然可以適用原著作權法的規定。

    (二)網絡接入服務者

從上述已知,網絡接人服務者與信息內容服務者不同在于后者直接提供信息內容,而前者是為網絡用戶獲取信息內容提供連線、接人、鏈接等物理基礎設施。因此,其對網絡信息內容的接觸是間接的,不具備編輯控制能力,對信息內容的合法性沒有監控義務,因而對他人在網絡上實施的侵權行為沒有主觀過錯。從某種程度上可以說,網絡接人服務者作為義務主體時其對應的權利主體是網絡傳輸權主體,即網絡接人服務者侵犯的是著作權人的網絡傳輸權。作品的使用包括對作品復制、發行以及將作品內容向公眾進行呈現和展示。在網絡環境中,著作權人向公眾傳播其作品的權利就表現為網絡傳播權,即權利人在網絡中以何種方式傳播其作品的權利,它是著作權在網絡中的延伸。

    對于網絡接人服務者侵權責任承擔問題,以一個案例來說明:原告劉京勝發現,通過被告搜狐公司的搜狐網頁可以連接到其他網頁,看到其翻譯作品《堂·吉訶德》,訴至法院要求其承擔侵權責任。本案爭議的焦點是通過當事人一方網站的搜索引擎與其他網站發生鏈接,該網站對其他網站發生的侵權行為是否也應承擔侵權責任。

    在網絡環境下,著作權人享有網絡傳播權。不論網站經營者是自己直接提供信息服務還是提供鏈接服務幫助用戶獲取信息都造成了作品的傳播。如果鏈接便利了傳播也會構成侵權。但是對于在線服務商不應一律適用嚴格責任。因為前文已提到,在信息社會中,一方面要保護著作權人利益,制裁網絡侵犯著作權的行為,另一為面為了促進和保護信息產業的健康發展,要適當減輕服務商的責任。并且鏈接服務者不同于信息內容提供服務者,他對信息的接觸是間接的,無法對搜索引擎搜索到的信息先行判斷是否存在侵權。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要求網站經營者承擔個人責任是不合理的。因此,通過鏈接獲取的網上信息為侵權信息時,一般應追究上載該信息網站的法律責任。由此看來,本案中被告不侵犯原告的著作權。但是,如果網站經營者明知其他網站網頁中含有的信息侵權時還繼續提供該中介服務,則其行為應被認為構成侵權。本案中,原告發現自己的著作權被侵犯向被告要求斷開鏈接,被告予以拒絕,擴大了侵權結果,對此必需承擔侵權責任,即一種協助侵權責任。

    三、網絡數字化作品著作權侵權的立法規制

    目前,利用網絡侵犯他人著作權的現象十分嚴重。由于法律的不規范及人們認識上的差異,制止和處理十分不便。而目前關于利用網絡侵犯著作權的保護措施或手段單一,程序復雜,成本過高,對此若不采取有效措施,將會助長網絡侵權的泛濫,破壞正常的學術研究和發展。本部分擬針對上述數字化作品著作權和在網絡中的傳播權問題在民事、行政、刑事三方面的保護結合立法做出論述,旨在提出有益性見解,提高保護網絡著作權的功效。

    (一)民事立法方面

    從民事角度探討網絡著作權的法律保護重點應放在《民法通則》和《著作權法》上。我國實行的是《民法通則》與《著作權法》以及一些相關法律適用解釋(如《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計算機網絡著作權糾紛案件適用若干問題的解釋》)相結合的保護方式?!睹穹ㄍ▌t》設定基本原則,《著作權法》具體做出規定。但是由于立法的局限性,《著作權法》在頒布時有許多內容未涵蓋在內,這時僅能從《民法通則》中找一般原則作為依據,給審判帶來很多不確定因素,常常也給人審判無法可依的感覺。因此,必需及早完善這兩部法律相關內容,尤其是對后者的擴充。在這些有待完善和補充的制度中,尤其值得關注的是新修訂的《著作權法》順應網絡環境的要求于第十條第十二項規定了信息網絡傳播權。但在設立過程中,產生了一些爭議,主要焦點之一是如何在法律上定位“網絡傳輸”。關于網絡傳輸的概念、傳輸過程中發生的復制問題、網絡傳輸行為范圍、法律責任等規定不明確,給審判留有余地。對此,本文有以下幾點看法:

    首先,應明確網絡傳輸行為的概念,它是指將文字(包括計算機程序)、美術、圖形、電影和音樂等作品數字化后通過網絡向公眾提供,使公眾可以自選時間、地點和范圍接觸前述作品的行為。

    其次,上述概念中“公眾”的范圍問題。公眾的含義一般是指不特定人或特定多數人。有觀點主張以網絡形態為開放式或封閉式為標準,來區分式屬于“公開”或“私下”。凡不特定人均可申請加人為公開,而公司內部之局域網不具有公開性。我們認為這種觀點不合理。雖然局域網不向所有社會成員敞開,似乎是局限在特定少數人中,不屬于“公眾”的范疇,但是這些信息內容一旦被這些“特定少數人”知悉后極有可能被再次傳播,導致“不特定多數人”獲得信息,而且這種傳輸是不能被控制和掌握的,并最終可能讓“公眾”得悉信息內容。因此,我們認為“公眾”應包括局域網這一范圍。

    再次,網絡傳輸行為的范圍,法律責任和法律適用。作品在網絡傳輸過程中產生一系列的涉及作品著作權的行為。以復制最為突出,包括上載、下載、轉貼、轉載、存儲、數字化、瀏覽、打印等。網絡用戶在獲得信息,將個人計算機與網絡服務器聯機時會產生上述復制行為。在這過程中的復制行為當未經授權時是否均要承擔法律責任?我們認為,得到作品的網絡傳輸的許可,傳輸過程中的復制行為視同獲得了許可,但與傳輸相獨立的復制行為仍認定為復制行為。

    (二)行政立法管理方面

    在這一方面,國家行政部門頒布了許多行政規章和行政保護條例。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互聯網著作權行政保護辦法》。這部規章的出臺有其積極意義,明確了網絡傳播權的行政保護方面一些具體規定,有利于信息網絡傳播向規范化,法制化前進。但它也存在許多的不足。

    首先,根據其第一條規范,它的保護對象及范圍僅僅是所稱“互聯網信息服務活動中根據互聯網內容提供者的指令,通過互聯網自動提供作品,錄音錄像制品等內容的上載、存儲、鏈接或搜索功能,且對存儲或傳輸的內容不進行任何編輯、修改或選擇行為?!笨梢娖洳⑽慈娓采w互聯網著作權,僅是一種填補空缺的過渡性的行政規章。

    其次,法律位階低,僅是一部行政規章,沒有裁判效力,不能作為法院判決民事和行政案件的直接法律依據,只能作為參考。所以,有學者建議在制定規章條例規范網絡傳播行為的同時,設立專門行政機構負責對網絡著作權的管理,對網絡傳播行為進行監管,實行“以網絡對網絡”的保護,以網絡執法機構應對和治理利用網絡侵害他人著作權的行為。這種機制符合網絡侵權的特點,可以充分利用網絡工具的優勢作用,彌補一般訴訟救濟程序的缺陷和不足,真正實現便捷、快速的保護目的。

    (三)刑事立法方面

    我國保護著作權的刑事立法比較滯后,第一部專門對著作權進行刑法保護的單行刑事法律是1994年7月通過的《關于懲治侵犯著作權的犯罪的決定》。惻吠那時起,司法部門加強了對這一領域的研究,著作權刑事法律法規立法有了很大進展。最具代表性的是1997年3月14日修訂后的刑法典在第三章第八節專門規定了“侵犯知識產權罪”,關于侵犯著作權的犯罪規定了兩條兩個罪名,即第217條的侵犯著作權罪及第218條的銷售侵權復制品罪。這正式確立了我國對著作權的刑法保護,但是這遠遠不能滿足網絡環境下對著作權法律保護的要求。修改后的《著作權法》第47條規定“未經著作權人許可,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其作品是一種侵權行為,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边@一條明確了侵犯著作權可構成犯罪,在立法上是一大進步。但是具體到構成犯罪需達到什么條件以及承擔刑事責任的方式范圍,刑法中顯然未明確規定,這就給立法留下了空白。

網絡信息傳播保護條例篇10

關鍵詞:數字化作品網絡著作權網絡傳輸權責任主體

近幾年來,隨著我國信息等高新技術產業的飛速發展,國際互聯網在我國廣泛發展,隨之而來的法律問題也層出不窮。網絡商務及非商務行為都會涉及到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享有的知識產權,給人們提出了信息使用和保護的問題。尤其是網絡環境下數字化作品著作權的保護,已成為一個必須解決的迫切問題。針對這一現象,國際社會作出了應有的回應。其中最受普遍關注和影響最深遠的是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于1996年12月在日內瓦召開關于版權和鄰接權若干問題外交會議通過的兩個新公約,即《版權條約》和《表演與錄音制品條約》,主要是關于新傳播技術,尤其是在數字技術和網絡環境下使用作品所引起的版權和鄰接權問題。本文擬就網絡數字化作品著作權保護對象的界定、侵權責任主體的認定及侵權行為法律應對幾個間題,作一論述。

一、網絡環境下數字化作品著作權保護對象

(一)新環境下著作權保護對象的變遷及其法律認定

網絡環境下傳統作品的表現形式發生了變化:一是作品中的信息可以自由流通;二是作品受保護的標準模糊化,作品是否有獨創性很難區分和保護。網絡作品是指在電子計算機互聯網絡上出現的作品。對于網絡環境中著作權保護的問題,有觀點認為當前對網絡著作權法律未作規定,因而對其談不上保護。面對網上未經著作權人許可傳輸他人作品的現象時有發生,權利人叫苦連連。事實上,這里所指的網絡作品并非新創作的作品類型,而是受著作權法保護的各類作品在網絡上的表現形式,既包括網絡原創作品,也包括傳統作品的數字化形式。因此,可以從傳統著作權法律制度中找到保護依據。我國《著作權法》未對作品受保護的實質條件作出明確規定,但《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二條:“著作權法所稱作品,是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成果?!弊罡呷嗣穹ㄔ?003年12月在《關于審理涉及計算機網絡著作權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明確指出,受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包括著作權法第三條規定的各類作品和模型作品,其著作權仍屬于原作品的著作權人,未經許可不支付費用的上載、傳播、復制等行為都有可能構成侵權。

(二)由案例時保護時象的界定

《解釋》頒布后有助于指導法院對關于著作權糾紛的審理,使法官明確了網絡環境下著作權的保護范圍,有利于侵權人責任的認定和承擔。這些案例中最具有代表性,受到最廣泛關注的是北京法院審理的六作家狀告網絡公司著作權侵權案:北京一家通信技術公司在未取得王蒙等六位作家同意也未支付報酬的情況下,將六位作家分別創作的七部文學作品存儲在其計算機系統內,通過網絡服務器在互聯網上傳播。網絡用戶只要通過撥號上網方式進人該公司主頁再點擊具體作者的作品名稱,即可瀏覽或下載作品的內容。因此,六作家認為該公司未經許可以營利為目的使用原告的作品,侵害其依法享有的著作權為由訴諸法律,請求判決該公司停止侵權,公開致歉,賠償經濟損失等。而該被告公司認為其網站上存儲的作品均是從其他網站上下載的,并且作品內容完整,署名正確。被告認為在互聯網上應如何使用他人作品,使用他人作品是否要經著作權人授權,是否向著作權人支付費用等問題無法可依。

本案是一起關于網絡著作權侵權認定的案件。其關鍵是認定網絡環境下著作權的保護對象,在此基礎上認定侵權責任的承擔。如前所述,網絡作品實際上是傳統著作權法中所指作品在網絡上的再現形式。它是傳統形式作品的數字化,即將文字、數值、圖像等表現形式的作品通過計算機轉換成機器識別的二進制編碼數字技術。這種轉換不具有著作權法意義上的創造性,沒有形成新作品。原作品的著作權人在網絡環境下對其作品仍然有著作權。根據著作權法第十條規定,權利人享有發表權、署名權、修改權、保護作品完整權、使用和獲得報酬的權利。其他作品作者享有的著作人身權、財產權,他們也應該享有?;氐奖景钢?,六位作家對其作品在網絡環境中同樣享有著作權,作品的數字化僅是其作品與原載體分離產生形式上的變化。被告公司在網絡上使用其作品是傳統作品使用方式在網絡環境中的延伸,原告在網絡環境中享有的著作權是其傳統著作權在網絡環境下的擴展。在網絡環境中,傳統作品被以數字化形式再現出來,這種數字化形式的作品與原作品無本質差別,屬于已有著作權法中規定的著作權保護對象。因此,被告未經許可也未付酬上載利用其作品當然構成侵權,要承擔侵權責任。

二、侵犯網絡著作權法律責任主體

關于網絡著作權侵權主體,就上述案例來說有兩類。一類當然是未經許可也未付報酬將作品上傳互聯網及將上傳的作品下載于其服務器供廣大互聯網用戶利用之人;另一類上文未提及,但是也不容忽視,即通過互聯網直接利用該作品的普通網民。他們通過網絡在未經原作者許可,也未付費的情形下欣賞、下載作品到其計算機上也構成對作者著作權的侵害。本文僅討論第一類侵權主體的責任。

上述第一類侵權主體是向網絡提供作品的人,即在線服務商,又稱為在線服務提供者,是互聯網環境下信息傳播的中介的服務的提供人。它可以分為兩類,一為網絡信息提供者(ICP),另一為網絡介人服務提供者(ISP)。前者指提供各類作品,新聞等信息內容的網絡服務提供者,后者是指提供網絡連載,接入鏈接等物理基礎設施服務的網絡服務提供者。岡兩者最主要的區別是對信息編輯控制能力不同。所以各自承擔的法律責任也不相同。在線服務者在知識產權侵權發生時所承擔的責任有兩個方面:一是在線服務商提供的設施服務、接人服務等本身直接發生侵權而應負的責任;二是他人借助在線服務商的系統、設施或搜索工具而侵犯了第三方知識產權時,在線服務商的責任n0本文僅沛侖第一種責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解釋:設置網絡服務主體的著作權法律責任一是要依法制裁侵犯網絡著作權的行為,二是出于保護和促進新興網絡產業的健康發展考慮,給網絡服務主體提供一個法律責任的“避風港”,使其在沒有主觀過錯時對侵權行為不承擔過重的責任。根據分析可知,上述案例中被告公司顯然應屬于前者,即網絡信息內容提供者(ICP)。這里我們討論ICP的責任承擔,而ISP則放人后文網絡傳輸權中。

(一)網絡信息內容提供者

如前所述,網絡信息內容提供者是直接向網絡用戶提供信息內容的在線服務商。其在存儲編輯信息時應負有注意義務,即對信息內容不侵犯他人著作權具有保護義務。并且在明知侵權行為發生或經著作權人提出確有證據的警告后,負有實施移除侵權內容等措施以停止侵權內容繼續傳播的義務。在上述六作家訴侵權案件中,被告公司未經授權也未負報酬在其網站上載作品,直接侵害了六作家的著作權,當然應承擔侵權責任。實際上,被告公司承擔的侵權責任與傳統上侵犯著作權的侵權責任方式從本質上并無二質,改變的只是形式和侵權方式。前者利用的是現代科技信息手段而已,在認定侵權和責任承擔時當然可以適用原著作權法的規定。

(二)網絡接入服務者

從上述已知,網絡接人服務者與信息內容服務者不同在于后者直接提供信息內容,而前者是為網絡用戶獲取信息內容提供連線、接人、鏈接等物理基礎設施。因此,其對網絡信息內容的接觸是間接的,不具備編輯控制能力,對信息內容的合法性沒有監控義務,因而對他人在網絡上實施的侵權行為沒有主觀過錯。從某種程度上可以說,網絡接人服務者作為義務主體時其對應的權利主體是網絡傳輸權主體,即網絡接人服務者侵犯的是著作權人的網絡傳輸權。作品的使用包括對作品復制、發行以及將作品內容向公眾進行呈現和展示。在網絡環境中,著作權人向公眾傳播其作品的權利就表現為網絡傳播權,即權利人在網絡中以何種方式傳播其作品的權利,它是著作權在網絡中的延伸。

對于網絡接人服務者侵權責任承擔問題,以一個案例來說明:原告劉京勝發現,通過被告搜狐公司的搜狐網頁可以連接到其他網頁,看到其翻譯作品《堂·吉訶德》,訴至法院要求其承擔侵權責任。本案爭議的焦點是通過當事人一方網站的搜索引擎與其他網站發生鏈接,該網站對其他網站發生的侵權行為是否也應承擔侵權責任。

在網絡環境下,著作權人享有網絡傳播權。不論網站經營者是自己直接提供信息服務還是提供鏈接服務幫助用戶獲取信息都造成了作品的傳播。如果鏈接便利了傳播也會構成侵權。但是對于在線服務商不應一律適用嚴格責任。因為前文已提到,在信息社會中,一方面要保護著作權人利益,制裁網絡侵犯著作權的行為,另一為面為了促進和保護信息產業的健康發展,要適當減輕服務商的責任。并且鏈接服務者不同于信息內容提供服務者,他對信息的接觸是間接的,無法對搜索引擎搜索到的信息先行判斷是否存在侵權。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要求網站經營者承擔個人責任是不合理的。因此,通過鏈接獲取的網上信息為侵權信息時,一般應追究上載該信息網站的法律責任。由此看來,本案中被告不侵犯原告的著作權。但是,如果網站經營者明知其他網站網頁中含有的信息侵權時還繼續提供該中介服務,則其行為應被認為構成侵權。本案中,原告發現自己的著作權被侵犯向被告要求斷開鏈接,被告予以拒絕,擴大了侵權結果,對此必需承擔侵權責任,即一種協助侵權責任。

三、網絡數字化作品著作權侵權的立法規制

目前,利用網絡侵犯他人著作權的現象十分嚴重。由于法律的不規范及人們認識上的差異,制止和處理十分不便。而目前關于利用網絡侵犯著作權的保護措施或手段單一,程序復雜,成本過高,對此若不采取有效措施,將會助長網絡侵權的泛濫,破壞正常的學術研究和發展。本部分擬針對上述數字化作品著作權和在網絡中的傳播權問題在民事、行政、刑事三方面的保護結合立法做出論述,旨在提出有益性見解,提高保護網絡著作權的功效。

(一)民事立法方面

從民事角度探討網絡著作權的法律保護重點應放在《民法通則》和《著作權法》上。我國實行的是《民法通則》與《著作權法》以及一些相關法律適用解釋(如《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計算機網絡著作權糾紛案件適用若干問題的解釋》)相結合的保護方式?!睹穹ㄍ▌t》設定基本原則,《著作權法》具體做出規定。但是由于立法的局限性,《著作權法》在頒布時有許多內容未涵蓋在內,這時僅能從《民法通則》中找一般原則作為依據,給審判帶來很多不確定因素,常常也給人審判無法可依的感覺。因此,必需及早完善這兩部法律相關內容,尤其是對后者的擴充。在這些有待完善和補充的制度中,尤其值得關注的是新修訂的《著作權法》順應網絡環境的要求于第十條第十二項規定了信息網絡傳播權。但在設立過程中,產生了一些爭議,主要焦點之一是如何在法律上定位“網絡傳輸”。關于網絡傳輸的概念、傳輸過程中發生的復制問題、網絡傳輸行為范圍、法律責任等規定不明確,給審判留有余地。對此,本文有以下幾點看法:

首先,應明確網絡傳輸行為的概念,它是指將文字(包括計算機程序)、美術、圖形、電影和音樂等作品數字化后通過網絡向公眾提供,使公眾可以自選時間、地點和范圍接觸前述作品的行為。

其次,上述概念中“公眾”的范圍問題。公眾的含義一般是指不特定人或特定多數人。有觀點主張以網絡形態為開放式或封閉式為標準,來區分式屬于“公開”或“私下”。凡不特定人均可申請加人為公開,而公司內部之局域網不具有公開性。我們認為這種觀點不合理。雖然局域網不向所有社會成員敞開,似乎是局限在特定少數人中,不屬于“公眾”的范疇,但是這些信息內容一旦被這些“特定少數人”知悉后極有可能被再次傳播,導致“不特定多數人”獲得信息,而且這種傳輸是不能被控制和掌握的,并最終可能讓“公眾”得悉信息內容。因此,我們認為“公眾”應包括局域網這一范圍。

再次,網絡傳輸行為的范圍,法律責任和法律適用。作品在網絡傳輸過程中產生一系列的涉及作品著作權的行為。以復制最為突出,包括上載、下載、轉貼、轉載、存儲、數字化、瀏覽、打印等。網絡用戶在獲得信息,將個人計算機與網絡服務器聯機時會產生上述復制行為。在這過程中的復制行為當未經授權時是否均要承擔法律責任?我們認為,得到作品的網絡傳輸的許可,傳輸過程中的復制行為視同獲得了許可,但與傳輸相獨立的復制行為仍認定為復制行為。

(二)行政立法管理方面

在這一方面,國家行政部門頒布了許多行政規章和行政保護條例。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互聯網著作權行政保護辦法》。這部規章的出臺有其積極意義,明確了網絡傳播權的行政保護方面一些具體規定,有利于信息網絡傳播向規范化,法制化前進。但它也存在許多的不足。

首先,根據其第一條規范,它的保護對象及范圍僅僅是所稱“互聯網信息服務活動中根據互聯網內容提供者的指令,通過互聯網自動提供作品,錄音錄像制品等內容的上載、存儲、鏈接或搜索功能,且對存儲或傳輸的內容不進行任何編輯、修改或選擇行為?!笨梢娖洳⑽慈娓采w互聯網著作權,僅是一種填補空缺的過渡性的行政規章。

其次,法律位階低,僅是一部行政規章,沒有裁判效力,不能作為法院判決民事和行政案件的直接法律依據,只能作為參考。所以,有學者建議在制定規章條例規范網絡傳播行為的同時,設立專門行政機構負責對網絡著作權的管理,對網絡傳播行為進行監管,實行“以網絡對網絡”的保護,以網絡執法機構應對和治理利用網絡侵害他人著作權的行為。這種機制符合網絡侵權的特點,可以充分利用網絡工具的優勢作用,彌補一般訴訟救濟程序的缺陷和不足,真正實現便捷、快速的保護目的。

(三)刑事立法方面

我國保護著作權的刑事立法比較滯后,第一部專門對著作權進行刑法保護的單行刑事法律是1994年7月通過的《關于懲治侵犯著作權的犯罪的決定》。惻吠那時起,司法部門加強了對這一領域的研究,著作權刑事法律法規立法有了很大進展。最具代表性的是1997年3月14日修訂后的刑法典在第三章第八節專門規定了“侵犯知識產權罪”,關于侵犯著作權的犯罪規定了兩條兩個罪名,即第217條的侵犯著作權罪及第218條的銷售侵權復制品罪。這正式確立了我國對著作權的刑法保護,但是這遠遠不能滿足網絡環境下對著作權法律保護的要求。修改后的《著作權法》第47條規定“未經著作權人許可,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其作品是一種侵權行為,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边@一條明確了侵犯著作權可構成犯罪,在立法上是一大進步。但是具體到構成犯罪需達到什么條件以及承擔刑事責任的方式范圍,刑法中顯然未明確規定,這就給立法留下了空白。